看,。、、 3m彩票网丰亿彩票-皇都彩票app

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三章 意弄祸水东引去】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PS:感谢书友@米饭爷爷捧场!

    千百道霹雳紫电天降而下,哧啦声响激起海潮翻涌,宝船甫一出得九宫弧元困灵阵,被这千百道紫电劈打,如若瓢泼落雨,登时宝光漫烂,少顷又听得一声清响,便见霞光飞卷,烟云横生,那宝船骤然化一道宝光便往云空而去。

    云沐阳见状霎时之间冲起夭矫剑华,须臾但见百丈宽阵图落去,将那宝光一卷。云沐阳立时捏动法诀,然则只觉得阵图之中似乎重若千钧,需得使尽全力方能将它困住。那道宝光在阵图之中左突右撞,皆是被阵图之中重重水浪卷回。

    “无人御使,你还能逃到哪去?”法宝皆有灵性,被田苍海紫电劈下,将它打伤,它便欲飞回本主手中,不过终究没有人以法力御使,不过是凭着法宝灵性行事,现下看似强悍,劲力十足,实则不过是强弩之末,只需稍稍周旋片刻,便可磨去其后劲,将其截下。

    云沐阳稍一咬牙,再次御使口诀,只过得片刻便觉内中一轻,不由清声一笑,纵身而起将阵图收入怀中。转过头去,但见着紫色闪电霹雳作响,如若纷雨泼洒,又听得一声尖利惨叫,不多时便见着一道蔚蓝光芒驾云仓皇而逃。

    他当即袍袖一振,剑华横空而过,掠到田苍海身侧,见他面色煞白,双眼虚空,似乎力竭,几欲瘫倒。云沐阳当即将他扶住,随即袖袍一抖,只闻得一股醉人清香,闻之心脾爽利,周身神气尽复。但见他往田苍海口中一指,随即将其收入袖中,剑光向云空一指,顷刻之间便鸿飞天外。

    只过得片刻,又见一道蔚蓝细芒闪来,光芒散开却见蓝云高披头散发,一脸哭丧,面上皮肉不住抖动,真真是欲哭无泪。少时他忽的一惊,放目远去,但见一朵白云飘飘而来,当下不敢再呆,急忙施展遁术退走。

    云沐阳携了田苍海掠空穿云,心头也是松活下来,面上不由自主露出几分笑意。又过得半刻,他掠过一座翠碧小岛。忽的有两道剑光自那座海上小岛射来,他还未说话便见着两道犀利剑光向着劈斩而来。云沐阳眉头一皱,当即眉心微动,则阳剑丸倏忽跳出,一声清鸣,登时分作四枚,但听金铁交击,又见火花四溅。两枚剑丸连珠跳跃,带起匹练金虹,烈烈杀气向前斩去。

    听得剑光中传来两声娇叱,则阳剑丸被一举弹开,只见得两名容貌相似的婀娜俏丽少女手持长剑,俱是粉面寒霜。左手女子,一跃而起,手中灵剑指着云沐阳叱道,“清河剑派门下在此修行,不论你是何人,立刻退去,如若不然定叫你形神俱灭。”

    两女本是受了师命在此守护一株珍惜灵草,只待灵草落果便可取了入药,不想今日见着云沐阳御剑远掠而来,深怕来人无意瞧见,露了消息,故而两人才是急匆匆飞了出来,未及见面便下杀手。然则却未想到,竟是踢到铁板,未及一合便被人打下阵来。

    云沐阳登时面色一冷,不想竟然遇到清河剑派门人。须知灵药宫与清河剑派向来都是死敌,千数年前,灵药宫护山大阵还曾斩杀了清河剑派一位元婴真人,两家门派可谓是不死不休。这千数年来灵药宫势弱,不知有几多外出弟子成了清河剑派剑下亡魂。

    他脑中一转,顿时计上心来,冷哂道,“清河剑派乃是九州之地,也来东海南域撒野,莫不是以为无人能够制你?今日且让你尝一尝‘落英缤纷经年去’之能,也让你等长长见识。”

    两女闻言立时柳眉蹙起,纷纷持剑而起,娇叱一声,各自劈斩剑光,却见得云沐阳甩出十数面阵旗,剑光斩来,立时迎风而长,飘摆飞扬,顷刻之间便将两女围住。两女互视一眼,纵起灵光立时脱了法阵,却见得数道赤金剑光杀气盈盈,劈斩下来,须臾便只听得两声尖利惨叫,少顷只有血雨纷飞,但见数截身躯向海中坠落,扑通一声惊起水花阵阵。

    事毕,他遥望远空,忽的听见田苍海喜笑言道,“道长,小妖望气见得百数里外法力激荡,恐是有金丹修士争斗。”

    “哦?”云沐阳略一沉吟,向岛中望了一眼,但见着一道宝气透出,微一沉疑,随即却是纵入海水中。

    少顷,只见远处青空一道猛烈剑光刺空而来,但听得那剑光之中传来哀声怒吼,“谁人杀我徒儿,且偿命来。”须臾剑光投在水面,一道黄光闪过扎入水中,捞起数截尸身,那人登时仰天长哭。霎时之间冲起剑光往一处方向追去,直过得半个时辰,剑光回落岛上,剑光散去现出一个赤发道人,神色悲恸,怒吼一声,岛上立时有两个秀美童儿战战兢兢跑了出来。

    “你们可知是谁人杀了我徒儿。”赤发道人足下一蹬,脚下岩石立时塌陷下去。

    两个童儿吓得面色惨白,浑身抖若筛糠,其中一个几乎要晕死过去,另一个颤抖道,“小童不知,小童不知,只听得那…那凶人喊了一句落…落英缤纷…”

    “落英缤纷经年去。”赤发道人目中充血,双眉倒竖,咬牙一字字吐出,恨意盈胸,双拳劈啪作响,忽的他眸中精芒一闪,登时轰然一声,剑光射去青空。

    话说云沐阳杀了两人,便自与田苍海自水中回返遮雀山。田苍海得了云沐阳一缕乙木清气,窃喜不已,心中暗道,“看来本王竟是没有跟错人,这小道士虽看着修为不高,却是全身是宝,看来以后真得多多亲近,兴许还能得些便宜。”

    云沐阳端坐在田苍海背上,任他在海中恣意游耍,他身周升起一道水蓝光幕,将他团团裹住。有与田苍海收敛了气息,与海中寻常妖兽游鱼并无多大区别,但见着深水中偶有数寸阳光投下,斑斑点点,给幽深海岸添了几分光彩。又见深水海藻飘飘摇摇,或有浅色游鱼,各色海中异兽游弋。

    偶尔乘云青空,御剑飞扬,一览天高海阔,偶尔海中游弋,拨水弄涛,闻见世间奇景,如此也是逍遥自在。而且深海中藏有诸多修道灵药宝材,其中许多都算不上珍贵,多是凝元筑基修士方会用到,不过深海危机四伏,这些修士不会擅闯,至于金丹修士虽能到了深海,也有自保手段,不过大多不会在意。如此倒是让云沐阳小小收获一笔,得了许多灵石灵草,诸多宝材奇石宝物,还有几样便是金丹真人用来也是合适。

    如是过得二十余日,云沐阳御剑在空,远见着遮雀山已是不远,当下袍袖轻振,扬起浩浩赤金剑华,往遮雀山而去。到得洞真山门,但见气象已是不同,那山门值守正是郝凤珽。云沐阳与他见过礼后,便乘了一只白鹤往松意洞飞去。

    到了修行静室,唤了道童入内,问道,“我离去一月,可有要事?”

    “回禀长老,并无要事,只是三日前有一位名唤作农星柘的人前来拜访长老。”道童恭谨一礼,从袖中取了一张拜帖呈上,“时师叔也曾来过一次,只是听闻长老外出便回去了。”

    云沐阳取来一看,原来是农星柘得了时凤玮看重,令他举家搬来遮雀山附近一座岛屿,农星柘感喟云沐阳引见,故而前来致谢。

    “你与我回一封书信与农星柘道友,便道三日后贫道在松意洞恭候。”云沐阳将书信交还与她,口中清声道。

    “小童领命。”道童拜了一拜,便立在一旁。

    少时只听得松意洞外一声清越剑啸,云沐阳当即便知乃是时凤玮到了。云沐阳还未出去相迎,便听得时凤玮朗声大笑,“云贤弟,方才自山门外归来,便听得七师兄言道贤弟回返,不胜欢喜,立时便来与贤弟讨杯水酒喝。”话音未落,时凤玮虎步踏了进来,面上若春风浮荡。

    “道兄可是有喜事,这般得意?”云沐阳见他入内,便自笑言道。

    “贤弟还真是言中了,恐怕贤弟外出一月,必定不知这一场好戏。”时凤玮说着便自顾坐了下来,伸了伸脖子,眼神眨动,道,“贤弟可知流英宗现下可是吃了大亏了,哈哈。”他说着便是摇头大笑,自顾抚掌言道,“那被称作流英宗第一英才的夏晋煜前时留在门中的命灯熄灭,已是陨落了,实在是大快人心。”

    云沐阳眉头微皱,又是望了时凤玮几眼,便听他言道,“原先流英宗还诬陷贤弟杀了夏晋煜,还扬言要上我洞真山门讨回公道。只是后来两日流英宗弟子无故被人杀了十数位,而且俱是门中筑基修士,一时都是查不出凶手,其后三日又有一位金丹修士被人袭杀,震动东海南域。再之后流英宗一位名作蓝云高的金丹真人带伤回了流英宗,言道乃是一位赤发金丹修士伤他,并夺了其法宝‘玉浪金追’。”

    云沐阳闻言,眉头一耸,心中悠悠一笑,清声问道,“那赤发道人现下如何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