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天天彩票大兴彩票-丰亿彩票

手机上阅读

【789.拉开序幕!(6K,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小说在线阅读щww.Нuaxiangju.co

    “代我向蔡总说声谢谢吧~”

    陈晋沉默了良久,对祁旭光叮嘱道。

    尽管这一声谢,无论如何都应该他亲自表达,一个电话的事情而已。

    但是现在跟蔡鸿飞通电话,除了谢谢,又应该说些什么呢?

    对方需要的又不是他的这声谢谢……

    而对于陈晋自己来说,他想要给这份信任的回报,也不仅仅是一声谢谢而已。

    在这方面,实实在在的用利润去回报蔡鸿飞,是最实际的!

    祁旭光似乎也能感受到他话语中的那份压力,知道以陈晋务实的性格,双方又是合作如此密切的关系……

    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确实没必要了。

    只不过这一刻,倒是祁旭光自己有些恍惚了……

    “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家企业的员工了……”他有些无语的笑道。

    陈晋哈哈一笑:“你做的可是兼职,而且还有可能是全世界收入最高的兼职,知足吧。”

    两人齐声大笑。

    不过笑容停息后,陈晋又追问道:“贷款的事情,没惹出什么动静吧?”

    “陈总,放心吧。你千叮咛万嘱咐的,我当然会小心。除了银行的主管领导外,连贷款专员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呢。所有手续都是几个行长亲自办的。”

    祁旭光笃定的打着包票,让陈晋彻底安心了。

    东海市和东江市离得实在太近了,相互之间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种消息,必须严格保密。

    绝不能让那几家企业匹配上自己的资金链强度!

    毕竟都是国内排得上号的企业了,如果真到了拼刺刀的时候,天知道他们能在短时间内变出多少资金来?

    毕竟他们背靠着股市这个永不枯竭的提款机!

    祁旭光也在犹豫了片刻后问道:“陈总,我们……真的不考虑上市融资吗?”

    “不考虑!我必须完全掌控晋涵集团,不需要莫名其妙的股东来指手画脚。暂时的困难,挺一挺就过去了。”

    陈晋答得很干脆,也彻底打消了祁旭光的这个念头。

    上市融资的设想,不仅仅是他,包括黄赫、蔡鸿飞在内,都跟他不止一次的讨论过。

    那才是在短时间内膨胀资产的最好办法呐!

    可是陈晋却一直闭口不谈这方面的事情,也让他们颇为无奈。

    …………

    …………

    挂断了电话之后,祁旭光在办公室里打开了视频会议,跟蔡鸿飞和黄赫进行了连线。

    “小祁,陈晋他……”蔡鸿飞迟疑的问道。

    祁旭光应道:“蔡总,我问过了。还是那句话,不上市。”

    “为什么呢?”蔡鸿飞皱眉。

    要不是因为晋涵集团的横空出世,他的千墅集团现在应该已经上市了才对。

    包括黄赫也是一样。虽然他以前的经营理念,因为行业的关系,也是不愿意上市的。

    但此一时彼一时,玩房地产……还是需要资本操作的。

    至少他目前是这样认为的。

    祁旭光这时开口道:“蔡总,黄总,我有句话,不知道该怎么说……”

    “直说!”黄赫急道。

    “额~”

    他顿了顿之后才缓缓道:“我总觉得,陈总的目标并不在国内~”

    “这话怎么说?”蔡鸿飞诧异道。

    “陈总他~”祁旭光想了想,决定还是跟两位大佬交流一下,于是道:“过完年之后吧,我发现他办公室里多了很多关于国外房地产市场的书籍。而且,他已经开始学习和国语言了。”

    “最初,我还觉得他是因为有可能要跟田旺公司接触的关系。但是现在我发现,他对和国市场的兴趣很大!”

    闻言,两人齐声惊道:“和国?”

    蔡鸿飞接着道:“和国的房地产根本就玩不起来啊!经历过泡沫破裂以后,他们的经济重心就完全不在房地产行业上了。”

    “事实上,除了我们国内,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房地产都不是多么赚钱的行当。相比之下,国外的医药业、通信业之类的,才是真正赚钱的玩意儿。”

    黄赫表示赞同道:“是呀!基本国情都不一样了,感兴趣有什么用?”

    “我也不太明白。但我觉得他坚持不上市,除了不愿意碰资本游戏之外,这也是相当重要的原因。”祁旭光应道:“只不过目前集团才刚刚进入东海市,路还很远,所以我没有问过,陈总也没说过。”

    “明白了~”蔡鸿飞摆摆手道:“小祁,你先不要管这些事情吧,把当前的工作做好就行。”

    “具体的,我相信等到要做的时候,陈晋自己会解释的。”

    闻言,另外两人也只能认同他的这个说法了。

    只不过这个问题却就此扎下跟来了……

    …………

    …………

    5月30号,周一。

    杨靖芳和李港盛再一次的碰面了。

    这一次的碰面已经没有再掩人耳目的必要了,招拍在即,一切的结果在招拍之后都会直接暴露在聚光灯下。

    所以李港盛是直接到了杨靖芳的办公室。

    “杨总!”李港盛显得有些凝重。

    东海市的情况变化的太快了,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起来。

    最重要的是……几十上百个亿这样大笔的资金,可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匹配出来的。

    杨靖芳见他拎着一个金属的手提箱,不用问也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于是点点头,伸手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随后也同样拎出来一个类似的箱子。

    二人齐齐打开箱子,里面装的是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枚安全密钥。

    这种笔记本电脑,是国外某家安全公司开发出来,专门用于大宗资金交易的。而且走的也是海外的帐号,从国内追踪的话,几乎没办法找到资金来源。

    这里是在国内,天知道像海地集团这样的地头蛇或者晋涵集团那样的过江龙,能不能、会不会通过一些手段查他们的账户?

    一旦被竞争对手掌握了自己的资金情况,

    不正当竞争的手段,都必须得防着。

    两人都在屏幕上输入了一大串令人炫目的“0”之后,开始转账……

    最终,龙仓集团的220个亿,以及兆基集团的150个亿,总共370个亿被入了一家刚刚注册,名为“兆龙房地产公司”的账户上。

    合同是早就签好的。

    直到两家都把资金注入这家公司之后,龙仓集团和兆基集团在东海市的合作,才算是正式确定了!

    新公司备案,海外资金注入……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东海市第二轮的房地产红利!

    …………

    …………

    5月31号,周二。

    这一次不再是薛放去找稻叶清见了,而是稻叶清见主动找到了薛放的办公室。

    他们的合作是应运而生的,所以要简单得多,也要干脆得多。

    双方签好了合同之后,稻叶清见现场向一家新注册的名为“海和房地产公司”注资100个亿。

    不过这个时候,田旺济海还是在和国内统一了意见,已经追加了100个亿投资了。

    然而这追加的100个亿,却还没有动用,而是接下来视情况而定了……

    所以田旺公司这一次虽然跟海地集团合作,但占的份额却不大,只有30%!

    海地集团……注资200个亿!

    总共300个亿!

    …………

    …………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各家在东海市有战略目的的开发商肩上的压力都不轻!

    都是临时调集资金,又是今年最重要的投资计划,成败生死,即将见到分晓了……

    然而造成这个局面的人,却依然稳坐钓鱼台,手里握着的鱼竿上,是拉直的鱼钩!

    他静静看着离水面最近的几条大鱼相互争抢咬钩的模样,是如此的可笑……

    所有的鱼儿都想跃出水面,腾云化龙,却不知道那鱼钩上不但没有饵料,还有可能淬了毒……

    当最大最肥的一只蹦达出水面的时候,便也是被开膛破肚,大快朵颐的时候了!

    …………

    …………

    薛国祥坐在自己的家中,脸色异常的凝重!

    就连往日里一直寸步不离的魅力女孩,这会也被他打发出去了。

    第三季度招拍的事情交给儿子处理,他还算放心。令他揪心的,始终是招拍背后的事情……

    苦思良久之后,他还是坐不住了,起身下楼,自己开上车,朝着余山高尔夫郡赶去。

    然而不幸的是,到了地方之后,他连那个庄园级大宅的大门都没能进去,只有管家在门铃对讲机里,冷淡的说道,梅老爷子去上京城访友了,得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能回来。

    尽管无奈的败兴而归,但是薛国祥却敏锐的把握到了现在的局面:梅仕忠去上京城访友了!!!

    而与此同时,陈晋却是联系上的梅广连……

    …………

    毕竟有些鱼的记忆力,不止7秒。

    …………

    “小陈?”梅广连对陈晋的来电有些诧异。

    在这个节骨眼儿找上自己,他预感到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陈晋恭敬的喊着“梅伯伯”试图把距离拉近,随后道:“今晚有空吗?能不能赏脸,一起吃个饭?”

    “额~这个恐怕不太方便吧?”梅广连谨慎道。

    东海市的特殊城市属性,在作风方面是非常严苛的,更何况“不吃请”这种基本原则?

    陈晋却道:“我们不上外面,就来我的住处,我炒两个菜,还有自己酿的酒,随便聊聊而已。”

    话说到了这份上,梅广连抹不过去。好歹陈晋也是“指定人选”之一。

    于是他应道:“好吧。你把地址发给我。”

    …………

    等到了下班之后,梅广连便来到了陈晋的住处。

    他一直觉得,以陈晋的身家来说,到了东海市应该早就购置好房产了。

    可是当他第一眼看见陈晋的地址之后,不由得大为诧异。

    一个位于中环附近的廉价酒店式公寓?

    尽管月租金高达5000,对于一般人来说,算是不错的安身之所了。可梅广连对陈晋的了解可是极深的。

    不说别的,刚到东海市,陈晋实际上就让他帮忙办了购房资格的事情。

    60个月的社保或者是纳税证明,对于别人来说是难之又难无法逾越的鸿沟。

    但对于梅广连这样的人来说,甚至连电话都不需要打,就是知会秘书一句而已罢了。

    …………

    上楼之后,梅广连按响门铃,陈晋笑眯眯的跑来开门迎他进去。

    公寓也就30多个平方,是个方形的筒间,一眼就看完了。

    好在厨房和卫生间都是独立的,还有个几平方米大的客厅。

    客厅桌上的一头摆着电脑,还有一大堆的资料整齐的叠在一起,显然是刚刚收拾的,可以想见桌子原来的模样。

    “梅伯伯,我这没沙发,委屈你直接上桌吧。”陈晋笑道。

    “你其实不用那么客气。”梅广连一句双关道。

    陈晋点点头,却不应话,重新进了厨房,没一会就端着菜出来了。

    看在桌上四五道家常小菜,梅广连倒是好奇道:“做菜是你的爱好?”

    “爱好什么呀!也就是现在住不下,我巴不得专门找个厨师呢。”陈晋应着。

    “由奢入俭难呐,你也算不忘本。”梅广连夸了一句。

    陈晋讪笑一声应下,开始用漏斗往一个大玻璃瓶里倒酒,然后拿上了桌子。

    “这是我自己酿的米烧,你尝尝?就是放的时间不够。要是放上两年,味道保准不输茅台。”陈晋自夸着,拆掉了围裙挂在椅子上,自然而然的坐在一边。

    就这么几个随意的小动作,却让梅广连放松了下来。

    要是陈晋正儿八经的弄一桌子的生猛海鲜和名贵好酒,他反而要掂量掂量了。

    可这完全犹如家常聚会般的状态,却最容易让人放下戒心……

    …………

    倒上了酒,梅广连开门见山道:“小陈,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先说好,如果是为了明天的招拍,我就一句话,无能为力。”

    “东海市的情况,你应该的清楚的。”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陈晋乐呵呵的举杯敬了他,才开口问道:“梅伯伯~”

    梅广连登时皱眉。

    还是客气,那就还是有事!

    这顿酒不容易喝呐~

    陈晋微微挑眉,接着道:“放心吧,招拍的事情,我自己搞定。我就是想跟你交流交流。”

    “你毕竟是长辈嘛,我初来乍到的,上次在老爷子那也多有得罪。我得赔个不是。”

    梅广连闻言,哼笑一声:“这可不像你会说的话啊!”

    “那不是当着我便宜丈母娘的面么?我不强硬一点,她到时候天天找我的茬,还做不做事了?”陈晋毫不避讳道。

    梅玉莲,梅广连的亲妹妹,韩开弘的正牌夫人,东海市的财政大管家。

    这个女人是陈晋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

    所以他必须逼着对方先动……

    赌的,也还是人心!

    …………

    “便宜丈母娘?”梅广连笑得很玩味:“你还真敢说!”

    “要是被玉莲听见了,你还不得掉层皮?”

    “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她的能量,未必就比我小了……”

    陈晋点点头再次举杯:“我明白,我那个便宜老丈人的情敌可不老少呢!”

    “嗯?”梅广连凝视着陈晋,有些不悦了!

    自己只是无心的一句话,却不料陈晋竟然早就查过梅玉莲了?

    陈晋也在直视着他,没有半点回避。

    要查一个人,对陈晋来说毫不费力。随便花掉几千个积分,就能把梅玉莲的社交网络摸个底朝天!

    从而也就知道了,东海市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多得不像话。

    尤其还是在那个牵牵手就必须结婚的年代……

    韩开弘抱走的梅玉莲,惹得多少人黯然神伤?

    这些人,有不少如今都出人头地了。可少年时代的遐想,男人在功成名就以后,肯定都会想一一实现的。

    就算那个对象不再年轻貌美,不再珠圆玉润了……

    在很多时候,男人不就是裤裆里的那点事嘛?

    …………

    “陈晋,你这是在玩火!”梅广连凝重道:“玩得还有点过分了!”

    “防范于未然罢了。”陈晋却轻松道:“我倒是想问问梅伯伯,现在这个局面,你怎么看?”

    “这次邀标就不说了,招拍还这么突然!”

    “你们又何尝不是在玩火呢?非要把水搅浑吗?”

    梅广连一凝:“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就不怕……走了吴青山的老路?”陈晋缓缓的说道。

    这句话,让梅广连惊疑不定起来!

    吴青山是什么情况,他早就已经明白了。樊梁华挖的坑,樊梁华埋得土。

    谁能保证焦启寿不会做同样的事情呢?

    然而心中尽管发颤,他还是哼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你还觉得自己能左右这种事情吗?”

    “不一定喔!”陈晋笑眯眯道:“吴青山不就保住晚节了吗?”

    梅广连越来越觉得诡异了!

    今天陈晋说的话,处处都透着不对劲。

    事出无常必有妖!

    …………

    “吃菜。尝尝我的手艺!”陈晋忽然热情的招呼起来。

    梅广连木讷的夹着菜,犹如嚼蜡,脑子里在不断的思考着陈晋的用意。

    两个人的对话暂时停了下来。

    直到喝完了二两酒之后,梅广连只觉得浑身热乎乎的,开着冷气也出了一身汗。

    除了菜有些辣之外,酒也确实给劲。

    入口绵,入喉顺,胃里暖。是好酒啊!

    可更多的却是冷汗……

    …………

    …………

    与此同时,薛国祥也在陪着他的客人。

    地方是东海市中心一家破旧的馆子,包间也就跟他的衣柜那么大。

    但这里却是东海老底子的店了,便宜好吃,屹立几十年!

    “说吧,光叫我喝酒吃菜,有什么事还藏着掖着?你找到上本来就不正常!”

    闻言,薛国祥讪笑道:“你父亲去上京城了?是去拜访老焦吗?”

    “呵~”梅玉莲冷笑一声:“我就知道。这种事你去找我弟弟,别找我。”

    薛国祥无奈道:“当然找了,可是广连说他晚上有约了。”

    “他推了你的饭局?”梅玉莲有些不可思议。

    可她转念一想就明白过来了……

    “陈晋找上他了?”

    薛国祥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因为海地集团暗地里的一些特殊关系,跟梅家算是老熟人了,合作得一直也不错。

    几乎可以这么说,整个东海市,梅广连可以拒绝任何商人的饭局,唯独不可能会拒绝薛国祥。

    这个情况直到陈晋的到来才被打破。

    所以梅广连拒绝了薛国祥,那就只能是陈晋的功劳了。

    …………

    “所以你慌了?”梅玉莲似笑非笑的揶揄道。

    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薛国祥在她面前也没什么可装的,直接问道:“最近梅老先生他有说过什么吗?”

    “还是老焦有什么安排……我不知道的?”

    梅玉莲摇摇头:“据我所知,都没有。不过如果你是担心陈晋的话……”

    “我可以帮你!”

    “真的?”薛国祥喜出望外。

    …………

    …………

    梅广连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乎他最后举杯,礼貌性质的敬道:“差不多了,谢谢你的款待。我晚上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需要叫人送你吗?”陈晋问道:“喝酒了。”

    “二两而已。”梅广连并不太在乎。

    东海市能查他的交警,还没生出来呢!

    说罢,他起身离开。

    门就那么开着,没过一会,孔阙就走了进来。

    “怎么样?”陈晋问道。

    孔阙点点头道:“按你说的,有图像,没声音,都录下来了。”

    她说着,托着笔记本电脑到陈晋眼前。屏幕上,是梅广连跟陈晋“把酒言欢”的画面。

    陈晋把手伸进口袋关掉了录音笔,拍了拍孔阙的肩膀道:“麻烦你了。”

    接着,他继续收拾桌上的碗筷。

    孔阙放下电脑,关上门挽起袖子帮忙,同时问道:“陈总,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吃一顿便饭而已,也算不了什么。”

    陈晋摇了摇头道:“你不懂。这个录像有没有意义,关键是在什么样的时机,给谁看……”

    眼镜里,薛国祥和梅玉莲在一起吃饭的3d画面清晰可见。

    同时,梅玉莲忽然间爆发的报复欲同样引人侧目。

    “女人真的是感性的动物啊。”

    孔阙洗着碗,听陈晋这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歪着头不解的看着他。

    陈晋蹙眉,暗道不好!

    怎么偏偏在她面前……?

    好在孔阙似乎并没有对这句话做什么解读,陈晋便点上烟来到阳台。

    眼前是灯红酒绿的东海市……

    一座地上歌舞升平,地下白骨累累的城市!

    好戏,即将拉开序幕!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