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九章月魄灵珠,人皮至宝,薅绿毛党】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这里是血河最有名的钓蜮场”干尸注视着沉尸血河中的巨鲲残骸道“这具鲲尸虽然被体内的至污黑水污染,导致身上的材料大部分都被污秽,就连血肉都充满秽气,血河魔物都不肯啃食,但好在蜮这种小虫子不在乎这些。”

    “鲲尸在血河中,创造了一处蜮的繁殖场,这具鲲陈尸在此已经有十万年,应该养育了不少万年蜮虫,如果我是你们,就应该想方设法弄一些蜮皮。”

    “不用了”梵无劫道“我们的首要目的是逃出这里,应该尽量避免节外生枝。”

    “逃出这里”干尸咧嘴笑了起来,他讥讽道“你打算花多少年”

    “无论千年万年也好,就算无量量劫我也要爬出这里”梵无劫坚定道。

    “那你就应该先活下去,想要逃出这里,就你这穷酸摸样”干尸撇了梵无劫一一眼不屑道,梵无劫被气笑了,敢情您这浑身光溜溜,就剩一身烂皮扒下来都没人要的货色,还敢嘲笑我穷。元育看出了梵无劫心里的不屑,苦笑道“你先拿出自己的洞天法宝看一看”

    梵无劫随手掏出自己的云宫精舍,掏出一串溜溜大的月魄灵珠,每一颗都是万年老蚌孕育吞吐的一颗上品玄珠,这样的珍珠无论是用来炼宝还是炼丹布阵,都是顶尖的上品,作为在梵天界中是大能之间交换材料的一种普遍的等价物,一般用斗为单位。

    一斗月魄灵珠,价值亿万,足以换取一座拥有中型灵脉的福地,或者一滴宙光真水,五十滴天一真水。

    梵无劫作为梵天界的顶级豪门,收藏的月魄灵珠品质也颇为不凡。

    刚拿出来灵珠顿时就放出幽幽的光彩,犹如一颗小银月似的,但梵无劫却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神物自晦,这样大放光芒,说明灵物并不是处于收敛、沉淀的状态,而是处于强盛的状态,刚不可久,这对灵物本身就是一种伤害。

    一枚保存状态良好的月魄灵珠,应该乍一看就像一枚大珍珠一样,对着月光才会反射出流光溢彩,仔细观察才能发现那一抹动人的灵蕴,而不是现在这样,灵光强盛,就像有人灌注法力微微催动一样。

    干尸随手夺下梵无劫手里的那枚月魄灵珠,一把扔在地上,大脚丫子踩了上去道“这就是你随身带的宝贝这就是外界的灵物垃圾都是垃圾”

    梵无劫冷哼一声,只当他是失心疯了

    这时候干尸才笑嘻嘻的抬起他的肮脏的干瘦小腿,示意梵无劫看他脚下,月魄灵珠被干尸踩碎,淡银色的粉末被风一吹浮起一层,放出淡淡的银色光华,飞散出去,就像皎洁的月光突然洒满大地一样。

    梵无劫露出冷笑,元育老道却叹息一声,出手拂去表面的一层银辉,露出下面死灰白色的粉末,就像凡俗最劣质的珍珠粉一样。

    “灵机早就被蛀空了”元育老道解释道。

    “归墟的毁灭大道,比宙光真水还厉害,什么洞天法宝能隔绝外界一切灵机强盛的灵物,到了这里都要被毁灭大道侵蚀,毁去,现在我们从外面带来的东西,过不了多久都会毁灭,就连洞天本身都坚持不了多久。”

    元育抬起下巴,示意了那两位趴在鲲尸岩上钓蜮的道君一眼“你刚刚还瞧不起人家,身无长物,一身穷酸,披着肮脏的蜮皮。等到百年之后,我们怕是连一张蜮皮遮身都没有。”

    “老兄的意思是,你至少弄几张蜮虫皮,等到浑身上下的东西都被化去之后,好歹有点能遮羞的家当。”元育拍了拍干尸的肩膀,干尸冷笑道“不听好人言,狗咬吕纯阳”

    梵无劫脸上花一阵,绿一阵,他往自己的云宫精舍中看去,果然其中的洞天世界已经显露颓唐,陷入了衰败,梵无劫掐指一算,就算他封闭所有洞天气息,如果不以宙光真水保护起来,这洞天根本撑不了一甲子。

    梵无劫叹息一声,不再嘴硬“难道就没有什么能抵御毁灭大道侵蚀的灵材吗”

    “有啊”干尸贪婪的看了一眼梵无劫身旁化为时光屏障的宙光真水,指着它怪笑道“你身边的宙光真水不就是吗但是等到你的寿元,你的存在被毁灭大道一点一点的泯灭,你还会觉得它比你的命重要吗”

    “当然是自己的命重要”梵无劫感慨道。

    “然后你就会变成我这样子喽”干尸伸出手坦然的展示了一下自己,干瘦的身体上披着皱皱的皮囊,那身人皮比干燥了三百年的老陈皮还要紧皱粗糙“一切能抵挡毁灭诸劫的外物,都耗尽了只剩这幅鬼样子”

    “所以归墟之中,能抵御毁灭劫力的材料才是真有价值的对吗其他灵材再好,也转眼间就被无处不在的毁灭劫力消磨掉了”干尸很自然的回答了一声是,但忽然又感觉不对劲,转头一看,就看见梵无劫和元育老道两个凑到了自己身后,咽着口水,贪婪的盯着自己这一身皮囊。

    “蜮活万年皮成宝,如果一个极品的先天生灵活了无量量劫呢”元育红着眼睛,小心伸出手触碰了一下干尸皱巴巴的人皮,上面还长满了霉点和绿毛。

    “那就是无价之宝你这被毁灭大道折磨了无量量劫,多少宝贝都不够用,硬是凭着这张皮囊苟活了下来,可见这才是归墟真正的避劫至宝。若是把它扒下来,做一身法衣,说不定能抵得上大罗的避劫之宝。”梵无劫在干尸的人皮上用力擦了擦,往上一吹,干枯的绿毛飘扬飞起,洋洋洒洒的撒了一地。

    “万劫不侵”元育赞美道,同时心疼的趴在地上用手把梵无劫擦掉的绿毛扫起来。

    同时心疼的喝骂道“败家玩意这可是避劫至宝上长出来的绿毛,我觉得上面蕴含了毁灭大道的无上道蕴,这可是毁灭大道攻伐,磨灭道兄这张宝皮才产生的产物啊我感受到了上面蕴含的无上劫力,这怕是一宗诅咒至宝,藏着极为可怕的不详,能镇杀道君金仙”

    “这些绿毛充满了不详,能够拿来炼制魔道至宝。我知道一种咒魂旗幡可以用来当主材,还有一门魇镇七星北斗斩命刍人秘法,可以以此炼制法引来害人。”

    “看这美妙的纹理”梵无劫注视着干尸手臂上皱巴巴的皱纹赞叹道“这是毁灭大道征伐留下的道痕,蕴藏了毁灭劫力的无上大秘,若是把整片人皮上的道纹都拓印下来,定能成就一门顶尖的毁灭魔道秘传神通,或者一门绝顶的避劫秘法”

    “妄我等跟这绝世宝贝走了一路,都有眼不识珠。”

    元育看着干尸身上人皮的眼神很可怕,让活了无量量劫,可能还更久,见多了大场面的干尸都有些小心慌,看着这一老一小两个不要脸的无耻之徒,眼睛开始发红,隐现凶光,干尸不得不放出一丝九劫合一,最终道解的气息,让他们冷静一下。

    梵无劫感受到那宇宙破灭,大道崩解的大恐怖,浑身打了一个寒战,清醒了过来。

    遗憾的摇摇头,似乎是为了自己的眼力摇头叹息。

    元育更是无限不舍道“平生不识真宝啊道友,你披着一身至宝在我身边,我却只看到了那副磕碜的表现,迷惑在那一身绿毛干尸的外相,走宝了走宝了”元育痛心疾首,捶胸顿足道“神物自晦啊妄我一生以眼力为豪,这么大一桩宝贝在我身边,居然还要道友提醒才能发现”

    干尸心里有点慌,不知道问什么梵无劫看着他一身人皮闪闪发亮的眼神他没什么感觉,但元育同样炽热的眼神就让他忍不住的一阵心慌意乱。

    连忙喝骂道“什么宝贝至宝,这是本尊的皮。你们两个无耻之徒,居然连本尊的人皮都敢打主意不当人子。”元育老道和梵无劫好生安抚道“道友不要着急我们只是一时间蒙了心,被宝贝耀花了眼睛,其实心里并没有这个意思,道友安心,安心”

    元育老道更是指天发誓,若是图谋干尸那身人皮,就让他天打雷劈,受五雷之厄,而且再没有证道大罗的机会。

    干尸这才被安抚下来,看着两人的眼神犹然有些警惕。

    他敢肯定,如果有拔下来他这张皮的机会,这两个人渣败类绝对不会放过,那边元育和梵无劫却你捣我一肘子,我撞你一下,暗中传音道“你怎么表现的那么迫不及待,让它警惕起来,我刮它一身绿毛的机会都没有了”

    “等会我给你创造机会,你把他一身绿毛霉点都薅了回头五五分账”

    “一言为定拔不下那身皮,我还薅不到那一身绿毛吗那绝对是毁灭大道显化的一种异宝,妙用无穷,无量量劫活下来的老尸上,就算是一身绿毛,也是宝贝”

    “我觉得他那身皮堪比百万年蜮皮了吧”

    “何止百万,我觉得怕是亿年蜮虫也长不出那一身好皮”

    “可惜了”

    “太可惜了这宝贝有强烈的自毁倾向,而且迟早会随着那干尸被毁灭大道一并磨灭了万古异宝,如此毁于一旦,再难得见,实在是可惜”

    “若是得了那一身皮,披在身上何惧归墟恶劣的环境到时候想来几回来几回,来归墟就跟回家一样,这里的人一身是宝,说话又好听”

    梵无劫和元育两人想入非非,元育更是心生杀意。

    “这还只是一只先天生灵,根据那干尸所言,与它同时流落此处,不断受毁灭大道消磨的同类还有许多,若是把它们都扒了皮,用这些人皮怕是能练成一桩妙用无穷,旷古绝今的魔道后天灵宝。若是把海眼中的婆雅大阿修罗王遗体也扒了皮”

    想到自己披着一身人皮法衣,威风凛凛的样子元育不得不赶紧打断自己的想象,向三清道祖感叹道“三位祖师再上,弟子身在魔道,心系玄门,本心可从未起过如此猖獗的念头,都是魔道的污染,魔道无耻的污染,弟子本身还是心性纯良的,回去定要诵读黄庭万遍,收束心性”

    可惜那桩异宝啊

    血海之中,一位大罗牺牲了自己的神魔之躯,才保住了一干先天生灵,冥河老祖在这里不知道布下什么局,才压着毁灭大道,让无边劫力无量量劫以来都没有毁灭这些蝼蚁,这些蝼蚁又坚韧不拔的在这里熬了那么多年,依旧坚持这种求生欲。

    这些人又是毁灭魔神罗睺的嫡系,修行毁灭大道。

    这才在自己的皮上,烙印下的毁灭大道的道痕,而且还是由外向内,由内向外,两个方向共时打磨铸造。如果元育没猜错,这些干尸也就剩下一张皮了人皮下面,都是浓缩的毁灭本质,这些毁灭魔徒一边以自己的大道由内向外打磨,一边又有归墟绝地的毁灭道蕴由外向内的消磨,一身精粹尽数汇聚在那人皮之上。端是一宗小半是这些先天生灵无量量劫心血,大半是大道所成的异宝。

    上面烙印的毁灭大道部分精义,就是大罗也要心动啊

    若是炼成一件法衣,就是世间第一件可以部分克制毁灭大道的后天法宝,若是炼成旗幡,摇一摇就能引动归墟之力,毁灭一切,说不定还能作为承载传说中归墟阵图的材料,若是炼成一本道书,罗睺不出,那就是世间最完整的毁灭大道

    可惜元育也知道这宗东西,绝对不是好拿的。罗睺困在归墟中且不说它,冥河绝对知道这东西的存在,还依然放任它出世,背后绝对有算计,他元育可是被算计怕了不敢碰不敢碰

    可惜元育忘记了这个世界并不是你不想做某件事就能平安过关的。

    有些人可不管你想不想

    虽然还在垂涎干尸那一身人皮,但元育和梵无劫还是老老实实的撸起袖子,准备听从远古干尸的建议,钓几只老蜮上来,免得真的困住百年后,一切外物都被消磨去,只能光着屁股到处跑,用自己一身人皮承载毁灭大道的消磨,打磨成了宝物,还要担心别人窥觊。

    他们找了一个位置小心的观察那些钓蜮人,吸取经验。

    一名钓蜮人将自己的影子投射在血河边,已经专注的等待了许久,血河安静的流淌至秽血水依旧是那么充满腐蚀性,好像没有任何生灵能在其中生存,虽然知道周围的至秽血水中充满着无数微不可见的蜮虫。

    但无论梵无劫怎么观察,都看不见那血水中的微小虫豸。

    至污至秽的血水包容一切,血河真水表面上的特质是污秽,但其实真正代表的水德是包容,因为包容一切,所以至污至秽,所以无比的肮脏,但这种肮脏又蕴藏了无穷的生机,血河真水有一种独特的生命力,象征着一切生灵最初诞生于水中的道理。

    水的包容,成为诞生生命的基础。

    所以微小的蜮虫,躲在至秽血水中,寻常道君根本无法用肉眼神识,把它从血河真水污秽的生命力中分辨出来。也只有血河中的魔物,才能依据生命的本能,将蜮虫从血水中过滤出来。

    钓蜮人只有等蜮虫发起攻击的瞬间,身体瞬间从微不可见,膨胀数百万倍膨胀到肉眼可见的程度,才能趁着机会射杀蜮虫。蜮虫发起攻击的距离只有两三步,所以钓蜮人影子距离河水的距离,也只有两三步。

    梵无劫就亲眼目睹到血河的血水中,一只鳖大小的蜮虫突然出现,射出一道淡淡的毒沙,专注的钓蜮人,瞬间暴起,放出一颗宝珠照彻身周,让自己的影子消失。

    但蜮虫膨胀和射沙的速度,快的超乎想象。

    他的影子消失的瞬间,淡淡的毒沙还是沾在了他的影子上,只见钓蜮人手中神弩射出了一道细针,射杀了那只因为吐出毒沙,生命力顿时委顿下去,躲闪不及的蜮虫。

    然后钓蜮人迅速无比的拖下一身蜮皮衣,他瞬间找到了蜮皮衣上对应的一道淡淡的腐蚀痕迹,然后切下了对应的皮肤,在迅速无比的穿上蜮皮衣,整个过程发生的时间,快的只有一恍惚。

    元育在旁边淡淡道“蜮虫射沙的速度快的超乎想象,所以钓蜮人只能选择承受含沙射影之毒,然后利用身上蜮皮衣的免疫能力,暂时拖延毒素的蔓延,接着快速切下沾染蜮毒的部分。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脱下蜮皮衣再切下中毒的部分吗”

    梵无劫感慨道“因为不能损坏蜮皮衣”

    “这些经验对我们没用”梵无劫平静道“能对我们有用的万年蜮虫,毒性早就超乎这些蜮虫无数倍,根本没有蔓延整这个过程,含沙射影,沾之即死。是极少数能毒死道君肉身的剧毒没有肉身的保护,我们在这归墟绝地撑不了一时半刻,必死无疑。”

    “不说其他,带我们前来的那位道友就不会放过我们”

    “这应该也是一种考验”梵无劫淡淡道“考验我们究竟有没有资格加入他们的计划。”

    元育仔细观察了三天,同意道“这确实是一种考验,而且我们也是诱饵,钓蜮是利用蜮虫的繁殖冲动,但越古老的蜮,越难以产生繁殖冲动所以蜮虫不会对自己毒不死的生灵产生繁殖冲动,也不会对太过弱小的生灵产生繁殖冲动。因为蜮毒沙很宝贵,而且它们只有一次机会,一定要用在自己能够猎杀的最强大的生灵身上。这是一种为了繁殖产生的进化,不愧是那位含糊的地盘”

    “所以钓蜮不能用比自己需求的蜮皮更弱小的诱饵,钓万年蜮就需要道君出马,钓千年蜮就需要天仙做诱饵。你猜如果我们被毒死了被诱杀的蜮皮会落在谁手上”

    梵无劫没有回答,但就在他眼前,一名钓蜮人引诱的蜮虫含沙射影,射的比预料中的远了一些,正好击中了那人影子的头部位置,或者说,是没有蜮皮包裹的眼镜位置。

    那位天仙一声不吭的倒下来,有人上来扒走了他的蜮衣,送给了两位道君之中那位站在鲲尸上不动,也不去钓蜮的又脏又瘦的被他嘲笑的那位手中。

    他钓出的蜮虫也被送到了那位手上。

    “看来他们有组织”梵无劫观察到所有钓蜮人的脸上都没有浮现什么特殊的表情,没有隐藏的很好的愤恨,也没有麻木,大家只是分不出精神来,必须专注,不敢走神。

    “钓蜮人的遗物有合理的处置机制,多半是交给他的继承人。”

    元育也赞同道“所以没有组织的我们就是一个合格的诱饵。”

    “你想到办法了吗”元育问道。

    “我想到了如何猎杀蜮虫,但想不出该如何躲过万年蜮的宙光毒沙,我们必须高估万年蜮虫的毒性,宙光真水不一定能防御的了和自己性质相同的毒沙。”

    元育忽然道“恰好,我有办法防御毒沙,但我需要一个很短暂的时间差,宙光真水能不能凝滞万年蜮虫含沙射影一个念头的时间,如果可以,我有办法对付蜮毒。”

    一个念头是非常不确定的时间,指的是修士一个念头转动的时间,以修为而定。

    元育在这里提出来,自然指的是道君的一个念头转动的时间,这个时间非常快,但万年蜮靠的是速度混饭吃,全部的生存潜力,都用在于攻击速度,道君的念头转动能不能跟上万年蜮含沙射影的速度,还真是一个问题。

    梵无劫和元育只能向干尸求证。

    “差不多就是那么快,蜮虫射影的速度和金仙念头转动的速度差不多,可能会慢一点,但就和金仙有强有弱一样,蜮虫也是如此,而且因为归墟极少有后天生灵道君之上的先天金仙捕蜮的原因,道君已经是最好的猎物了”干尸嘿嘿笑道。

    “也就是说,如果有十万年蜮,百万年蜮,也有可能出手对吗”

    “几率很低”干尸诚实道“而且那种程度的蜮虫出现的可能,比蜮虫跃阶捕食的概率还小”

    “如果我没猜错。”元育老道回来分析道“白骨大陆上道君钓蜮的方法,本质上也和天仙,仙人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利用弱一些的蜮皮,拖延蜮毒生效的时间,然后最快的让影子消失。还是制造时间差,斩断蜮毒生效的媒介。”

    “我有一门变化之术,能变成幽冥鬼物,你知道鬼物是没有影子的,而变化的时间只需一个念头。道君之中,应该没有比我更快让影子消失的方法了因为我的速度超过了宙光真水的速度,在影子还没有消失的时候,我就和影子脱离了联系,蜮虫射到我的影子也没办法,因为那时候影子与我的因果已经消失了。”

    “我那时候是没有影子的鬼物,我刚刚悄悄试过了。蜮毒不死没有影子的鬼”

    元育继续道“而你的宙光真水应该是最能拖延时间的,就算蜮毒克制宙光真水,但宙光真水反过来也克制蜮毒,世间没有任何速度能超越宙光,这是洪荒的根本法则。所以你以宙光真水凝滞时间,虽然因为蜮毒同样具有宙光属性,宙光真水无法完全凝滞时空,但干扰一瞬间还是可能的。”

    “我们联手,我以变化之术躲避蜮毒,你以宙光真水凝滞时间,减缓蜮虫射影的速度,哪怕只需要滞后一个瞬间,我也能避开蜮毒。”

    梵无劫思索片刻,终于承认这是最好的办法,他又不是元育什么亲人骨肉,元育自己愿意冒险,他当然只有赞同,但他还是出于团结说了一句“老道士,没看出来你居然那么无畏无惧,大义凛然。”

    “我的变化之术避毒是最快的,你的宙光真水拖延蜮射毒的时间能达到最慢的。我们两个联手,就是血海绝地之中,最有可能猎杀蜮虫成功的组合。如果我们不能成功,我简直想不出这里的道君是如何钓蜮的。”

    元育施施然的伸出手指,示意道“而且我要七成”

    梵无劫思索片刻,长叹道“老道士还是老道士我还以为你变了。变个鬼啊好吧七成就七成。”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