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168彩票网爱购彩票

手机上阅读

【谷家兄弟和冯玉祥】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谷良友在菏泽地区名气大,八十岁以上的都听说过他,俺小时候听爹提起过。

    他一八八一年生,家在巨野县城西南谷庄,兄弟五个,排行老三。家里穷,他十七岁出去当兵,在保定练军时跟冯玉祥一个棚。一个棚十二个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班。

    谷良友比冯玉祥大一岁,一米八的个头,说话声大,性格爽快,还有一身好拳脚。冯玉祥也大个,爱看书,很厚道。

    棚里那些人赌博,让冯玉祥到外面站岗;他练毛笔字,他们故意晃桌子;他在灯底下看书,他们嫌他浪费灯油,耽误他们睡觉;他掏钱买灯油,在墙上挖个洞,用布盖上头在里面看书,那些人还找他小脚(注:小毛病)。谷良友实在看不下去,常为冯玉祥打抱不平。

    有时候改善伙食,吃面条。那些人一哄声上去,把面条都捞走,轮到冯玉祥,桶里光剩面条汤。再吃面条,谷良友上前一步,先给冯玉祥捞一大碗稠的。他捞完,那些人才敢靠前。

    两个人越处越好,结拜了仁兄弟。在俺老家,仁兄弟比亲兄弟还亲哩。

    三年以后,练军改编成准军,大部分官兵给裁下来,这里面就有谷良友。走的时候,他跟冯玉祥都哭了。

    谷良友回到谷庄后,听说冯玉祥的哥哥在曹州府(注:菏泽的旧称)带县队,他投奔过去,有了份差事。

    一九〇七年,冯玉祥从奉天来山东参观阅兵,哥哥听说了,派谷良友去济南,接冯玉祥来曹州府住几天。

    这次见面,两个人亲热不够。从济南上路,冯玉祥说:“我先跟你回家,看看老娘。”

    两个人到谷庄下车,先去谷家堂屋。

    冯玉祥给老娘问好后,说:“娘,我给你老磕头。”他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磕完头,两个人到场院里歇着。谷良友拆了一扇门板当桌子,又搬了几块砖头,摞起来当凳子。饭是烙饼卷炒鸡蛋,菜是炒了一碗豆芽,拌了一大碗黄瓜。这是谷家能拿出来的最好饭菜了。

    两个人正吃得高兴,来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白头发,白胡子,白褂子,白裤子,叼着烟袋,是谷良友同族的大哥。他特意过来跟冯玉祥拉呱,管冯玉祥叫“冯大人”,坐下来头一句就问:“冯大人,你置多少地了?”

    冯玉祥说:“现在咱国家好多地方都让外国人占着,我哪有心思置家产啊?”

    老头笑了笑,说:“你到底还是年纪小哇,不知道活着不容易。外国人占这里占那里,和咱有啥关系?俺劝你还是置几顷地,有个三顷五顷地,再好不过了。啥都没有地好,老话说得好:‘有地能治百病。’你是良友的朋友,俺才把实话告诉你,你千万别上人家的当哇。”

    冯玉祥问:“要是咱国家亡了,有地有啥用?”

    老头说:“为啥没用?谁当皇帝,咱给谁纳粮就中了。”

    冯玉祥再没往下说,知道这是好意,老百姓都这么想。

    后来,谷良友和五弟谷良民都跟着冯玉祥当兵,打过不少仗。

    一九二一年,谷良友跟着冯玉祥打到陕西,他那时候是一团三营营长,团长叫李鸣钟。李鸣钟命令谷良友这个营当预备队,先别上去打。谷良友不听,带着手下人上了战场,打了胜仗。

    李鸣钟怪谷良友不听命令,谷良友感觉自己立了特等功,一点儿不服气。

    李鸣钟向冯玉祥报告说:“谷良友只听你一个人的,别人谁也管不了,我这个团长怎么当?”

    冯玉祥一听,谷良友犯了军中大忌,气得跺脚大喊:“把谷良友拉出去,毙了!”

    军官跪下一大片,都为谷良友求情。

    冯玉祥说:“今天谁讲情也不行,非把谷良友毙了不可!要是不毙谷良友,我这个旅长也不干了!”

    这些人一看,冯玉祥真生气了,只好偷着放了谷良友,让他回老家躲躲。

    几天以后,冯玉祥消气了,派人把谷良友叫回来,撤职。

    第二年,冯玉祥带着队伍去河南,打的是河南省督军赵倜。谷良友已经调到警卫团当营长,他领着人在炮火里杀了个七进七出,人家装备再好,也怕他这不要命的。冯玉祥总结这次打仗,把谷良友说成了长坂坡的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