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宝盈彩票app丰亿彩票

手机上阅读

【【中卷】第178章 悟道真相天网现】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什么?”

    飞廉闻言,一脸诧异地望向那道影子投射出的方向。

    而鸾歌此刻虽看不到,但她却几乎可以想象那藏在暗角中的男子此刻的神色。

    “你们先下去吧,在外面仔细察看着,不许任何人靠近,等手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亲自去修。”

    灯光明灭之下,那影子摆了摆手,示意眼前两人退下。

    当屋内只剩下那一道影子的时候,鸾歌只听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梁上的君子,何必藏着掖着?”

    紧跟着,一阵似有若无的檀香味慢慢在祠堂佛龛内萦绕。

    鸾歌心中一动,从佛像顶上飞身跃下,在影子不远处站定,带着几分看不出情绪的笑意。

    “苏先生,好久不见了。”

    那在神龛前悠悠燃香的人闻声,将原本点燃的香倒扣插在香坛中。

    转过身来,亦是朝她报以一笑。

    “鸾歌姑娘,又见面了。”

    “没想到啊,苏先生竟是壶嘴山上出来的,啧。”鸾歌啧声,将他方才熄香的动作看在眼里,放在腰间的手也稍稍移开,“只是不知三殿下可否知道。”

    眼前被唤作“苏先生”的人正是先前鸾歌曾在三皇子府内见过的苏懿,灯光之下,他那小胡子随着说话的气息一抖一抖,像极了宅邸里的账房先生。

    “俗话说,英雄不问出处,苏懿是富是贫,想必三殿下并不在意。”

    “贫富自是不在意,可是苏先生的秘密,敢让三殿下知道吗?”鸾歌挑了挑眉。

    方才她便觉得那影子的声音很是熟悉,搜寻半晌仍是无果,直到后来苏懿最后的那句话,她才想起华宸身边这么个人来。

    “姑娘怎么知道殿下不知道呢?”苏懿似是有恃无恐,面带了然笑了笑。

    鸾歌忽地想起先前自己打开的第二个锦囊发现里面的那张纸。

    原来如此……

    “所以你其实并没有去平州,而是来到了西山?”

    当初舒阳不能与鸾歌同来西山,就是因为苏懿前往平州,没有人能随华宸一道前往泽州照应。

    如今看来,竟不是这样么……

    那舒阳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苏懿其实就在西山?

    还是说,华宸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是为了支开苏懿,好名正言顺地让舒阳随着自己前往泽州?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对于舒阳,是否并没有那样信任……

    “鸾歌姑娘不必多虑,殿下对舒先生是绝对信任崇敬的,多次登上云阳相求,自然不是为了离心来的。”

    苏懿的话悠悠出口,好似明白鸾歌在想什么。

    “哦?看来苏先生明白我师兄的来历咯?”鸾歌的眼睛眯了眯,带着几分审视。

    舒阳的云阳山主身份,她一直以为是只有华宸和随他上山的武樑知道,现在看来,这个叫苏懿的人不仅知道,甚至对舒阳还很是了解……

    “是不相瞒姑娘,舒先生还是我引荐给殿下的。”苏懿看着鸾歌笑道。

    “你倒是知道的多。”鸾歌冷哼一声。

    “姑娘见笑了。”苏懿似是不觉其中讥讽之意。

    “既然殿下让你去的是平州,缘何你会来西山?”鸾歌不想跟这个看起来谄媚奸诈的小胡子多说,冷声问。

    “想必姑娘不知道苏懿的故乡在西山郡吧?”看着鸾歌诧异的样子,苏懿没有因为她的不满而生气,反而面上揶揄打趣的笑意更甚,“但是殿下知道啊。”

    “所以在平州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苏懿想着恰逢中秋,安阳有杨平泽州有舒先生,都暂且用不上苏懿,便向殿下告假回乡省亲,是以能在这里遇到姑娘——苏懿还没有问姑娘,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自然不是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西山郡,而是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壶嘴山,为什么出现在祠堂的佛像之上。

    鸾歌望着苏懿那笑得如秋菊一般灿烂的脸,强忍住动手的冲动。

    初到安阳时,在三皇子府这人自来熟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如果苏懿所言不虚,那么他会在西山的事情,就跟自己无关了。

    不管华宸是不是知道苏懿的身份,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她来晋国是解决自己自己的个人恩怨,而不是跟舒阳一样作为辅臣出现的,因此这些事情不归她管,她也不能管。

    但是这些事情,后面见到舒阳提起,则是另说了。

    想到这里,她看着苏懿,道:“苏先生不妨先告诉我,是如何发现我在此处的。”

    “须弥草芥,凡存在必有痕迹。”苏懿诹出一句半玄不玄的话来,见鸾歌似要动怒,不由敛了敛那有些欠扁的神色,指了指上方道,“佛像上面长久不曾打扫,所以会有很多灰尘,不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那里会这般灰丧?”

    鸾歌闻言,不由抬头向上方望去,果见有尘屑飘飞,尤其是在长明灯的映照下,几乎清晰可见。

    也正是这时,鸾歌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沾了半身灰,好在衣服的颜色不甚鲜艳,看起来便没有那么突兀奇怪。

    看着那飞舞的灰尘,鸾歌乜他一眼道:“苏先生真是好虔诚,祠堂中不设置列祖列宗排位,却将各宗佛龛供奉在这里,也不怕你的佛祖们打起架来,不仅不护佑着你,反而因你生怨。”

    “这个姑娘就不用担心了,毕竟供奉了这么久,苏懿还全须全尾的站在这里,可见我这佛祖,都是性子和善的。”苏懿呵呵一笑。

    “那苏先生可知如今怕是有危险上门了?”

    “是啊,惹到鸾歌姑娘确实危险,这不,我设下的三道机关都被你破掉了。”苏懿无奈地摊手道,“也不知我的知知此刻是否还活着。天网已毁,只怕牵机也八九不离十了。”

    鸾歌诧异于他的推论,但转念一想,华宸是师兄选中的人,他身边的人又能差到那里去?

    也确实如此——在方才飞廉说那兔子消失的时候,其实他便已经想到来者非是常人。

    飞廉再不济,却也不是一般的武夫,他说的消失,便是真的消失,苏懿并不会怀疑。

    而能有这般变幻之法的,如今也就只有巫者和术者了。

    只是巫者虽擅御傀儡,但与术者温和的气息完全不同,若真是巫者上山,那他定然会发现。

    这般判断下来,这人是谁,其实可供猜测的范围已经很小了。

    所以见到鸾歌的时候,他才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苏先生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鸾歌不想再听他顾左右而言他。

    如今上山的人是华硕,他可是下了决心咬定这些人是流寇的,若是如今再在山上见到华宸的人,定然会反口咬定这些人与华宸有染。

    若是如此,那哪怕三殿下此次在泽州立下大功,只怕也会功亏一篑。

    若苏懿真的为华宸着想,那就不该如今还留在壶嘴山上。

    除非他能做到不被华硕发现。

    华硕眼下虽然没有动手,只怕仅仅是因为还没到时候。

    等到他先前在山上埋下的人手做好了准备,里应外合的时候,就算是他们百口也难辨,只能宛如瓮中之鳖。

    这时,鸾歌忽而睁大了眼睛:“华硕的人是不是在你手中?”

    “在那些人上山的时候,你们便已经察觉,也动了将这些人扣押或除去的想法,所以才会有那些后来搭建的机关。”

    “先由着那些人在昨夜演那场戏,让华硕以为事情尽在掌握之中。谁曾想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切都是请君入瓮再借刀杀人。”

    “这个时候,等他们上山,不管是连根拔除,还是装傻充愣拒不承认,一切都在你们的掌握之中了——不,不会连根拔除,周扬也在山上,除非你们不想再留在壶嘴山。不想树大招风惹来圣旨清剿,你们只能和周扬合作,共演一出戏,最后吃亏的只有华硕。”

    “所以排布在外面的机关都是为了方便传递信息,让你们知道有人来祠堂这边了,防止被人发现什么,而不是想要取人性命。”

    说到这里,鸾歌望着苏懿:“华硕的人,都被藏在祠堂的密道当中吧?——这一切,是三殿下的意思吗?”

    但话刚出口,她便否定了自己最后的猜测。

    这绝对不是华宸的意思。

    西山流寇存在有近百年,且山上种种痕迹,也都不是三年五载所能有的。

    眼前这个苏懿,不简单啊……

    “鸾歌姑娘果然聪明。”

    苏懿眼中露出几分赞许的笑意,不再似先前的油滑谄媚,也没有秘密被戳破后杀人灭口的狠厉。

    “郭平的确是在密道当中。昨夜在他动手之后,便被我们的人拿下。壶嘴村避世百年,本不欲卷进这些纷争当中,但我不难人,人却欺我灭我,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不然太亏了。”

    苏懿摇摇头,好似自己很被动,只是简单的不想被欺负。

    “那苏先生如何解释流寇一事呢?凡常割麦锄地的农汉身手非凡,这个村子,还真是秘密不少呢。”鸾歌根本不信他们无辜。

    “有人欺男霸女恃强凌弱,自然有人劫富济贫替天行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羊吃草,狼吃羊,凡此种种,皆是因果,世间旁的物事可比人看的清楚多了。”

    这是供认不讳了。

    在苏懿看来,他们做的这些事情,没有任何问题

    若天地不仁,无心渡化众人,那人只能自己渡化拯救自己了。

    鸾歌不置可否:“真正下山的路,在哪里?”

    若苏懿的话不假,那么下山肯定还有一条他们不知道的路。

    “姑娘且别着急,既然你想知道,苏懿定然会悉数告知,只是在此之前,可否能跟苏懿一起,前去修补一下前面的机关?没有这些东西,苏懿一个文弱书生藏在这里,想要不被二皇子发现,可就很难了。况且我那知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夜间风冷,若是冻坏了可就不好了。”

    苏懿避过话题,但是提出了新的邀请。

    鸾歌原本放开的手,又一次按在了腰上。

    苏懿看在眼里,也不见怪,反而笑了笑,从旁边拿过一支灯笼,率先往前走去,似是认定鸾歌肯定会跟过来一样。

    他的猜测没有错,尽管可能会有危险,但鸾歌还是跟了上来。

    待行到门口的时候,见到鸾歌,守在外面的飞廉和另一个大汉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苏懿。

    祠堂何时多了这样一个女子?

    先生可有危险?

    “无妨。”苏懿摆了摆手,对着上前来的飞廉道,“你和郁锄看好这里,别让人闯进去。”

    有此一句,二人不再多说,应了声便目不斜视的守在门口。

    见此,鸾歌不免多看了二人一眼,又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苏懿。

    看来苏懿在这些人中的地位不低,而且这些人……倒像是行伍出身一般,闻令不疑,唯有执行。

    走在前面的苏懿倒是没想这么多,说完话便一手持灯,一手负在身后,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

    走了一会儿,鸾歌忍不住出声问道。

    “在下苏懿,壶嘴山壶嘴村人,现为大晋三皇子华宸门客。”苏懿正正经经的回答,罢了补上一句,“这些姑娘都知道的。”

    “那我不知道的呢?”

    “家中没有父母双亲,至今也没有娶亲,家中也没什么积蓄。”说完,苏懿又恢复了先前的笑,痞贼兮兮看向鸾歌。

    “……”

    鸾歌只觉一阵恶寒,谁要问这些?分明是恶心人好吗?

    这话其实说的没错,苏懿就是为了恶心一下鸾歌,省得她一路老是问来问去。

    再者话说回来,他怎么会对鸾歌有什么想法呢?

    毕竟她可是……

    眼睛暗了暗,苏懿指着前面道:“到了,那就是天网。”

    “应该叫地网才更合适。”

    鸾歌上前几步,瞧着不远处的那铺盘在地上的东西。

    苏懿将灯笼往前探了探,另一只手指了指天上:“天罗地网。”

    鸾歌这时才看到眼前的景象。

    不仅仅是地上夹杂在草地中间的盘旋飞螺,还有天上那薄如蝉翼的透明丝幕。

    若说那自如游走在草地中间缝隙,看似凌乱却实则规律的飞螺旋是处于明处的机关,那天上甚至连星子的光芒也遮挡不住的丝幕,便是藏在暗处的最后杀机。

    “这是……”

    鸾歌看着眼前的东西,一时间竟不知此是何物。

    甚或于,若不是有一处被撕开一处口子,挂着几根草茎,她甚至没有觉察到头顶居然随时会显露杀机。

    待细看去,那些草茎,分明是先前自己编草兔时的那些,许是因为先被飞螺绞断,如今散落在那丝幕中,仿佛是碎裂天幕嵌在其中的碎石,又像是击破湖面的涟漪。

    “这是,什么东西?”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再次响起。

    “夺命丝。”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