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幸运彩幸运彩票官网丰亿彩票-2020-02-12

手机上阅读

【第211章 后会有期(大结局)】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徐崇绪离开了,修蕊在听见他说完那句选择权交给了自己手里的时候,就看见了男人跟她侧身而过。

    她出手想要拉住他的手让他不要离开,最后还是放弃了。就在这么犹豫的一瞬间,徐崇绪就已经坐上了早就停在了庭院门口的计程车,绝尘而去。

    修蕊有些木讷地转身,目光有些迷茫地看着那辆载着她喜欢的人远去的计程车,眼里慢慢地,好像是变得模糊了。

    这算不算是她自己亲手将徐崇绪给逼走了?修蕊不知道,只是,眼里的那点模糊的影子,在她用钥匙打开门后,看见餐桌上的所有的都还在冒着热气的午餐的时候,滚出了眼眶。

    就算是男人要离开了,但是他还是会准备好所有的一切,就像是这一顿午饭。每一道,都是她喜欢的。桌上都还有一个小小的蓝色的礼盒,修蕊走了过去,伸手打开。

    是一条模样别致的Tiffany的手链,在手链的一边都还有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是属于徐崇绪书写的龙飞凤舞的三个字。

    ——对不起。

    这不是他第一次向她因为那一件事情道歉了,但是之前修蕊都是觉得男人的歉意其实一点都不真诚。可如今,她在听了之前徐崇绪的那些话的时候,她才觉察到一件事情,他没有不重视他们的未来,只是当时能够让他做的选择实在是太少了,他不得不瞒着她。

    可现在,修蕊坐在餐椅上,看着这满桌的啊菜肴,却没有了一点的胃口。

    她是不是做错了呢?没有,她只是坚持了自己的原则。

    那徐崇绪呢?他做错了吗?那个男人只是做了在当时看来最有利的选择,但是却是有极大的弊端的选择。而现在,这好就是暴露了这个选择的弊端的时候。

    他们都没有错,徐崇绪因为她的缘故,所以答应了协助霍维铮。可这种事情,放在大的背景下,却是出格的事情了。

    修蕊现在不知道找谁说这件事情,她希望有个人帮着她的分析,却又知道这件事情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她在家里枯坐了一下午。

    许诺回家的时候,打开门就看见了像是石雕一样坐在桌边的修蕊,眼里有些诧异。

    “怎么了?”许诺想着要给修蕊跟徐崇绪多留一点时间,这才故意回来晚了一点。可是打开门却只看见了修蕊一人,剩下的那个人,却是不知所踪。“怎么就你一个人?”

    许诺坐在了修蕊身边,关切地看着自己的老友。

    修蕊脸上的笑容很苦涩,“阿诺,怎么办,我好像把徐崇绪给赶走了。”

    许诺:“……怎么回事?”这跟她回来之前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啊,就冲着徐崇绪对修蕊的爱护,许诺也觉得只要修蕊回去,这件事情肯定就是能解决的,毕竟那个男人是无条件地包容着这个女孩子。

    可现在,修蕊居然说徐崇绪离开了,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修蕊也说不清楚了,她这一下午,脑子里都是放空的状态,“不知道,他说他要去纽约办点事情,然后就回国了。说我要是觉得我们还能走下去,等毕业之后就去找他结婚,要是我……”

    “那现在呢?你要放弃他了吗?”许诺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她看着修蕊认真问道。

    修蕊摇头,在许诺的注视下,她捂住了双眼,“我没有,我没有,没有……”她说了很多个没有,也不知道究竟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只是说给许诺听。

    修蕊的手臂被许诺给捏住了,“既然没有,那还在担心什么?难道现在你都还不知道吗?不论你怎么样,但是徐崇绪还是会一直都等着你。既然他现在都已经把决定权交给了你的手中,你又没有放弃他,说到底,也就只是现在你心底的意难平。想去挽留,但是心底又过不去自己的那道坎儿。”

    “既然你要坚持你的底线,无论什么事情和什么人都不能破一次例的话,那就分开,不然这辈子你跟他之间都会有一道坎……”

    “可是,在你明知道他同样是迫不得已情况下做了你不能接受的事情,你也分开吗?小蕊,你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许诺的话不多,说完后,就离开了,将这里都留给了修蕊。作为旁观者,她没有权利在修蕊的事情上指指点点,竟然徐崇绪都把抉择权交给了修蕊,那她也是应该相信自己的好友。

    ——

    徐崇绪离开了两天的,在第三天的时候,修蕊好像已经恢复了正常。至少,每天她都还是像从前一样,跟着许诺一起上下学。不过,却没有再在自己的好友面前提起过徐崇绪这个人了。

    许诺有些暗暗着急,她虽然说是不劝修蕊要做什么样的选择,但是她在心底来说还是不希望这两个人分开啊!

    这天两人晚上放学,走在学校的操场上,许诺终于忍不住了,偏头问了身边的女子。

    “小蕊,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这一次,是许诺先沉不住气了。

    修蕊正在看着不远处踢足球的年轻人,看着别人挥洒汗水,她心里也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奔跑,跑到那个人的身边……

    “嗯?”冷不丁地听见许诺的话,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抱歉,中午我没有洗碗,晚上的时候,我一定洗!”她嘿嘿笑了两声,不过好像有点不走心。显然,现在她跟许诺的话题根本不是一个频道。

    许诺摇头,“不是这个。”

    “那还有什么?我想想啊,这两天我忘性有点大,难道是没有收衣服?”

    修蕊一脸深思,不对啊,昨天她被许诺批斗了一次,今天中午的时候,她已经收了啊!

    许诺用着自己的食指尖点了点她的额头,“我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跟那个人的事情,这两天你都没精打采的,我很担心。”

    “看见了面前的人吗?”修蕊闻此,停了两秒钟,然后伸手朝着自己看着的那两只足球队伍指了指,“看见他们了吗?”

    “嗯。”许诺不明所以。

    修蕊转头,对上了身边的女子的眼睛,“我现在也想要向他们一样,用力狂奔,到那个人的身边。但是,我现在不能,阿诺,我需要时间消化这件事情,我也需要时间让我心里的不甘和困苦消磨。但是,你放心,我会回到他身边的,在我顺利毕业之后,我想,就是那个时间了。”

    她的眼里像是有一簇簇的萤火虫那样,在说到徐崇绪的时候,亮极了。

    许诺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既然这样,那就好了。“那以后就要好好过了,我可都还在等着你的请帖,为了履行我的承诺,到了现在我可都还没有结婚啊!”她说了要做她的伴娘的,想要亲眼看着她幸福。

    修蕊蓦地一笑,“明明是你的自己的锅,你竟然还想要牵扯到我身上!阿诺,你变坏了!”

    许诺大笑,对这件事情“供认不讳”。

    “那我的捧花肯定给你,我都不给珊珊了,就给你。所以,你也要尽快找到自己的真爱,然后结婚啊!”修蕊趴在她的肩头小声说,她知道许诺的心里也是有一道伤疤的,她是不肯交出自己的内心。

    许诺脸上笑容稍微淡了一点,“好啊!”她其实没有奢求爱情,因为已经不相信了。可现在既然修蕊都这样说了,她也会好好努力,让自己走出自己画下的地牢。

    ——

    修蕊是在九月份拿到的毕业证的,这一次,比之前预计的还是晚了半个月。许诺比她早一周拿到,现在就是为了等着她一起,这才留在了普林斯顿。等到这一天的时候,许诺这才订了飞往旧金山的机票。

    “今晚就是我们在这里的最后一晚了,要不要出去好好吃一顿,犒劳我们自己?”许诺大笑着,收齐了自己手里的相机。

    修蕊脱了自己的硕士服,吸了一口气,言语间都带着笑意,“怎么不要!通宵!”

    许诺:“……”那还是算了吧,一把年纪,熬夜什么的太不容易了,她明天下午的飞机啊!

    修蕊也是开玩笑,她一把伸手勾住了好友的脖颈,“以后咱们这里还是不要卖了,就租出去,如果我们以后想要过来看看,都还能来住,好么?”

    许诺点头,“我倒是过来都还算是方便,那你呢?”

    这些话现在说起来都还算是空话,等到到时候有时间,两个人再安排决定吧。

    聊到了这里,就难免会有分别的时候的伤感,修蕊及时就打住了话题。

    翌日,修蕊送走了许诺后,这才回到公寓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这边的公寓很好出租的,她把消息放在学校的论坛上,很快就已经确定了租赁合同。现在她就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回家了。

    修蕊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航班,到了帝都后,她直接就奔赴了自己跟徐崇绪的公寓。现在时间都才下午两三点,家里应该是没有人才是。

    想到这么长的时间,她也没有怎么跟那个男人联系,修蕊自己心里都还是很愧疚的。

    出了机场,修蕊拦住了一辆计程车,就直奔了自己的目的地。

    电梯“叮咚”一声,终于打开了,她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脸上挂着笑容,就走到了门口。

    拿出钥匙,修蕊就打开了门。

    其实在前一刻,她都还有些忐忑,毕竟这么久了自己都没有跟徐崇绪联系,她都还是担心徐崇绪已经放弃了自己。可是,当锁芯转动的那一刻,修蕊的心这才真正放下。

    许诺说的没错,不论是她做了什么,徐崇绪都会包容她的。

    就这样带着笑容,修蕊走进了公寓。

    推门,她脸上的笑容却是变得僵硬了。

    尘埃的味道。

    这是她在进门的第一感受,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当低头一看自己刚才走过的路的时候,修蕊却没有办法告诉自己那是错觉了。

    明显的脚板的印迹,地板上都是灰尘。

    她诧异极了,再次抬头的时候,修蕊这才注意到了客厅的窗户都是紧闭的,她朝着里面走了去,发现家里的所有的家具上都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公寓里已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修蕊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这几个月里,因为自己跟徐崇绪的事情,她刻意跟国内的人保持了距离,就是不想要从这些人的嘴里听见关于那个人的消息。可现在,她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徐崇绪的消息了!

    修蕊拿出电话,就拨通了自己烂熟于心的号码,可是那头只传来了冷冰冰的机械的女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修蕊联系了苏珊。

    苏珊接到来自修蕊的电话的时候还很惊讶,她接了起来,“小蕊?”之前她可都还以为修蕊消失了,电话也联系不上。

    “珊珊,你知道现在徐崇绪在哪里吗?”修蕊的声音听上去着急又带着点害怕。

    这话,又给了苏珊一个冲击。

    “你,不知道?”他们所有的人都以为修蕊是因为徐崇绪的事情感到伤心,不愿意回来,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修蕊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了?”问这话的时候,修蕊已经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皮,像是害怕听见什么坏消息一样。

    苏珊坐在办公室,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头,“老大现在在医院。”

    “啪嗒”一声,修蕊的手机落在了地上……

    ——老大他前段时间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都还没有醒来……

    ——小蕊,你不知道吗?

    ——小蕊……

    修蕊不知道,她发了疯一样就朝着苏珊说地方跑去,生怕晚了就要真的失去了什么一样。

    ——

    苏珊说的地方有点偏远,修蕊打车到了近郊的公寓,按照苏珊给自己的短信提示,终于到了那一栋小洋房跟前。

    突然的,她就有些不敢上前了。

    修蕊站在大路上,看着跟前的有着郁郁葱葱的草木的洋房,有点害怕见到这里面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徐崇绪了。

    苏珊说,徐崇绪是在三个月前出的车祸的,当时一辆大卡车直接撞了上来,男人是当场就陷入了脑死的装填,这段时间,就只是在用着仪器在维持着他的生命。

    就在修蕊站在原地不敢动的时候,那房间里走出来了一人。

    “修小姐?”走出来的人是苏为道,他眼尖地看见了修蕊,并出声喊到了她。

    修蕊有些意外,她没有想到苏珊的父亲现在也在这里。现在被人看见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苏伯伯,你好。”

    苏为道看着修蕊,眼神带着几分审视,“来看阿绪的?”

    修蕊点点头,“抱歉,我才知道这件事情。”

    “不怪你。”苏为道说了这么一句,眼角这才露出了一点笑意,“跟着我进来吧。”

    修蕊抿了抿自己的唇瓣,然后跟在了他身后。

    房子很大,但是里面却没有几个人。都是一些请过来的护工,显得很冷清,也很压抑。

    “珊珊他们都不愿意过来,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守着。”走在前面的苏为道这样说。

    “嗯。”修蕊现在的心情很沉重,她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苏为道却还想要跟她多说一点,“现在阿绪是这样了,修小姐有什么打算吗?”

    修蕊脑子很乱,她压根儿就不想要回答任何问题,可是,苏为道也算是徐崇绪的半个长辈,她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了。“他在哪里,我现在就在哪里,陪着他吧。”

    这话,她是认真的。

    苏为道听见后,不由挑了挑眉,“脑死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很可能,这辈子他就这样了,修小姐你要考虑清楚。”

    “嗯。”她只想要跟徐崇绪在一起,换了谁都不行,她一直以来都考虑地很清楚。

    苏为道脸上露出了一个大笑,他们已经走到了最里面的卧室门口,他没有进去,只是示意了修蕊,“人在里面,修小姐进去跟他说几句话吧。”

    修蕊心事重重,根本就没有发现现在苏为道有什么异常,就颤抖着双手,推开了门。

    不出片刻,修蕊就出来了,眼里带着探究。

    “怎么回事?”她看着站在门口岿然不动的苏为道,这里面的人根本就不是徐崇绪,这是怎么回事?

    苏为道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修小姐知道了?”

    修蕊冷哼一声,“是徐崇绪搞的鬼?”不然,她想不出来究竟是谁会做这样的恶作剧了。

    苏为道摇了摇头,“现在阿绪根本就没有时间做这些了,都是我们做的。不过,这件事情珊珊他们都不知道,还希望修小姐能够保密。”

    修蕊现在更加是一头雾水了,苏珊不是没有来过,怎么会不知道?

    苏为道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那样,出声解释道:“珊珊他们过来的时候,躺在这里的却是是阿绪,但是你放心,阿绪没事。但是,现在他可能不能出来见你。”

    “为什么?”

    “想来修小姐也是知道阿绪之前在三角洲的那些事情,但是我想,这些顾家的人都还不知道吧?”苏为道眼里藏着精光,他看着修蕊,肯定一般地问道。

    修蕊点了点头,她现在也没有兴趣去了解这个跟在徐崇绪身边多年但是现在一般都没有怎么出面办事的男人究竟知道多少。然后,她很快就听见了苏为道说到了重点了。

    “但是上一次跟霍维铮合作的事情,修小姐觉得我们阿绪做的很不对?”

    修蕊闻言,耳根有些发红,但是她还是要承认,而且到了现在为止,她仍旧是不赞同当时徐崇绪的做法的。她刚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就被苏为道打断了。

    “修小姐还是先听我说说吧。”他不疾不徐地开口,“阿绪也知道自己做的肯定是有点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你的,但是,这件事情当时他应该怎么选择我们就不做探讨了,发生了的事情再去假设,有点马后炮了。就说说阿绪自己的想法好了,既然修小姐你是觉得他做的不对,而且在当时看来,阿绪是逃出了法律的制裁的。”

    修蕊安静地垂下了眼睛,这点,她不能反驳,她的确就是这样认为的,觉得做错了事情其实就是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所以,现在阿绪如你所愿了。”苏为道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有些冷。他是能理解修蕊的想法,但是一想到徐崇绪现在蹲在监狱里,他还是很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修蕊却是震惊地抬起了头,“什么?怎么可能!”她惊呼,眼里满满的不敢相信。

    在她的印象里,那个男人,手段非凡,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地进去了?

    苏为道就像是没有看见她的惊讶一样,语气都还是那么平静,“阿绪觉得是要给你一个交代,他自首了。”

    修蕊:“……”

    “但是心存侥幸,觉得你会原谅他,不想要这件事情被太多的人知道,所有才有了眼前的一切。现在你父母也就只是知道他出了事,但是不知道现在床上的人已经不是他了,这以后要怎么样,修小姐你自己看着办吧。”

    苏为道说完这话,就走了出去。

    修蕊楞在了原地,她的手里,现在有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有个地址。

    那是现在她喜欢的男人在的位置,只有小小的铁天窗的地方。苏为道还说,她要是愿意等,那也要七年的时间,徐崇绪在进去的时候,已经考虑好了所有。七年的时间,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可贵了,说无论是她做了什么决定,他都能理解。

    修蕊握着那张纸条,葱白的手指尖因为用力都变得青白了。不出片刻,她便大步迈出了房间。

    苏为道都还站在外面,看见她出来,脸上的神色未变。

    修蕊快步走过,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就说了一句话,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朝着自己坚定的方向走去了……

    她说,我要找他,然后等他!

    不就七年的时间吗?她要是错失了他,那就是无数个七年了!

    远去的修蕊,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全文完。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