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众彩网98彩票邀请码-2019-12-13

手机上阅读

【第21章 离婚协议! 六千字!】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老弟,不得胡说!”胡军连忙给江楚使了一个眼色。

    “没想到你不但是医生,还是一个神棍!”周富民皮笑肉不笑的道,眸子当中满是冰冷的气息。

    江楚的那句话,可是犯了大忌,尤其是他们这样的身份。

    江楚却是毫不在意,他淡淡一笑道:“周先生,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做梦,梦中全都是一些恐怖的场景,睡醒之后反而更加疲惫?”

    周富民微微一惊,因为江楚全都说中了。

    不过很快他就冷笑起来:“这些只不过是最近比较忙罢了,休息几日就会没问题。”

    “过几日,怕是会更严重。”江楚摇头道。

    周富民盯着江楚,身上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压迫感,缓缓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平安药业的人吧?”

    江楚微微一愣,然后点头承认道:“不错,我是安月溪的老公。”

    “你为了让我出手,还真是费尽心思!”周富民不无嘲讽的说道,而这意思很明显,江楚故意装神弄鬼,想要增加筹码。

    “你治好了我身上的毛病,我可以帮你一把,不过想要装神弄鬼,别怪我不客气。”说着,周富民起身向外面走去。

    江楚没有阻拦,只是缓缓的说道:“你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突然摔了一跤,前天出门的时候一个花盆从天而降,差点砸到你,大前天你的车子突然爆胎,幸亏车速不快……”

    听到这些话,周富民的身体,顿时僵硬在那里。

    片刻,他缓缓的回身,盯着江楚:“你怎么知道?”

    看到这一幕,胡军倒吸一口凉气,因为江楚绝对说中了!不然周富民不可能这样的表现!

    江楚没有回答,只是道:“我可以帮你解决!”

    “这个,老周啊,要不就让江老弟试试?要是他敢胡说,我亲自把他抓起来!”胡军连忙在旁边帮腔。

    “如何解决?”周富民重新坐下。

    “你稍等。”江楚说着,就叫来了王建国,让他去弄了一盆糯米过来。

    之后,江楚伸手抵在周富民的背后,灵气进入对方的身体,将后者体内的邪气,全都逼迫到了右手之上。

    看着逐渐变黑的右手,周富民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胡军和王建国也全都惊呆了。

    等到时机成熟,江楚突然喝道:“将手放到糯米当中!”

    周富民不敢怠慢,连忙将右手,插入糯米盆中。

    很快,他手掌上的黑气,逐渐消失不见,而那盆糯米,却是变成了漆黑之色。

    “王老板,这盆糯米拿出去放到太阳底下暴晒,或者用狗血洒到其中烧掉,不要让其他人碰触。”江楚脸色凝重的叮嘱道。

    “好的江少。”王建国胆战心惊的将糯米端了出去,刚才的场景太过震撼诡异,就算江楚不说,他也不敢大意。

    “多谢你了江老弟,之前是我误会你了,给你道歉。”周富民深吸一口气,脸色郑重的向江楚说道。

    “不客气。”江楚摆了摆手,“这件事我本不该多管,不过你是胡哥的朋友,所以我才出手。”

    “老胡,这个情兄弟记下了。”周富民说着,用力拍了拍胡军的肩膀。

    “哈哈哈,客气客气,我们都是沾了江老弟的光。”胡军哈哈一笑,非常开心,同时对江楚充满了敬畏和感激。

    这一次,能够和周富民攀上关系,以后绝对会前途无量。

    “不过周老哥……”就在这时,江楚又道:“你身上的邪气好处理,但是这邪气肯定不会凭空出现的,问题的根源要是不解决,以后怕是少不了麻烦,所以,我要去你家看看。”

    “那就麻烦你了江老弟,不过这事也不急于一时,咱们先吃饭。”周富民重新恢复了沉稳。

    接下来,三人觥筹交错,气氛顿时热闹起来,宛如多年好友。

    吃过饭,三人一起往周富民的家中而去。

    差不多四十多分钟,车子才停下来,他们竟然来到了天中市南面的郊区。

    周富民的家,是一栋老宅子,而且是四合院,这样的宅子要是放到市区,绝对是价值连城。

    不过就算在郊区,也是价值不菲。

    周富民带着江楚,在宅子里面,四处走动起来。

    最终,江楚在院中,一颗古树前面停了下来。

    这是一棵老槐树,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树皮斑驳,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不过在江楚的眼中,古槐上面,隐约散发出一股股黑气,周富民身上的邪气,应该就是从此而来。

    “莫非,问题出在这棵槐树上?”周富民见状,忍不住问道。

    “这棵树,还是砍了吧。”江楚点头道。

    “砍了?”周富民犹豫了一下,道:“据说这树,从宅子建成就有了,应该二三百年了,祖上说,可以泽陂子孙……”

    “如果不砍,这棵树就是你全家的灾难。”江楚说道。

    “这……好吧!”周富民想到自己身上的那股黑气,于是咬牙答应下来。

    正要找人砍树,却见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气冲冲的走了过来:“你们要干什么?”

    “爸,你怎么出来了?”周富民连忙几步走到老者身边,弯腰搀扶,极近小心。

    江楚见状不禁点头,这周富民应该是一个孝子。

    “我要是不来,这个传家宝就要被你毁了!”周远山气的浑身颤抖,还狠狠的杵着地面。

    “爸,这棵树太老了,一直放着也不是事,我们砍了重新种一棵……”周富民小心翼翼的劝道。

    “住口!”周远山走到古槐前面站定,身上散发出一股铮铮之气:“谁要是敢砍树,就把我先砍了……咳咳咳……”

    “这……”周富民顿时傻眼了,他忙到:“父亲你别急,有话咱们慢慢说……”

    “老先生,万物有灵,也皆有命数,人有人的命数,树也有,这株古槐已经寿命将至,不如让它早点解脱……”江楚见状不禁开口劝道。

    “胡说八道!”周远山愤怒无比的喝道:“哪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对老夫说教?我看就是你教唆我儿子砍树的吧?我们周家不欢迎你,你给我走!”

    “老先生……”江楚还要再劝。

    “你走不走?你走不走?”周远山说着,拎起拐杖就要打江楚。

    “我走我走!”江楚吓了一跳,没想到周远山脾气这么暴,连忙跑了出去。

    周富民安抚了老父亲之后,才走到门口,对江楚苦笑道:“这件事,先算了吧……至于平安药业的事情,等会我打个电话交代一下。”

    “好吧。”江楚也是无奈,他苦笑一声道:“老爷子体内也是有不少邪气,他的身体,可能撑不了太久,如果我所料不差,今晚恐怕就会病发……”

    “什么?这么严重吗?”周富民脸色大变。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老先生并无性命之忧……要是有什么问题,你给我打电话。”江楚安慰道。

    “我知道了。”周富民闻言,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之后,江楚留了电话,就告辞离开,准备去参加安月溪的生日宴会。

    安家的客厅里,此时已经坐满了人。

    安月溪的几个亲戚全都在,还有夏云锦等一些闺蜜好友。

    “姐姐,你那女婿江楚呢?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还没出现?”一个和安兰有六七分相似的女子问道,她是安月溪的姑姑,安佳。

    “别提那废物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整天不见人,回来就是要钱,听说昨天还找月溪要了五万块!”说起江楚,安兰就咬牙切齿。

    “我早就说过了,这个人不行,你们还不信?时间证明,我的眼光还是很准的,那江楚就是一个蛀虫。”安佳说到这里,竟然有些自得。

    安兰不禁气结,她也不看好江楚,可是有什么办法?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安月溪和江楚就领证了,她想阻止都已经晚了。

    “要我说,还是早点让月溪和那废物离婚吧,以她的相貌人品,不愁找不到更合适的。”安佳蛊惑道。

    “听说赵家的赵天磊,不是在追求月溪吗?赵家家世不错,月溪要是和他在一起,说不定可以让平安药业起死回生!”李平也劝道,他是安月溪的姑父。

    他们一家,都在平安药业有股份,每年什么都不干,躺着拿分红,自然不希望看到公司倒闭。

    “是啊,就算赵天磊不行,还有李家的李公子也不错,林家的林子豪更是人中翘楚,要是能够攀上林家,以后我们就一飞冲天了。”安佳连珠炮一般的说道。

    在他们心中,安月溪不过是一个赚钱的工具,至于嫁给谁,那都无所谓,只要能够带来利益就行。

    “是啊,不管是谁,都比江楚那废物强,对了大姨,这是我男朋友张扬,林氏物业一个部门经理,年薪五十万呢。”李玉琪有些骄傲的介绍身边的男友,显然是在炫耀。

    “嗯,真是年轻有为。”安兰脸色难看的敷衍了一句。

    “要我说啊,表姐什么都好,就是眼光太差,要是能够找到一个好老公,安家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李玉琪尖刻无比的说道。

    众人踩着江楚,还在商讨着如何把安月溪送出去交换利益,这和安兰的态度不谋而合。

    “这垃圾废物,让我丢尽脸面,还耽误了月溪,今天我一定要把他扫地出门!”安兰心中咆哮着。

    安月溪坐在沙发上听着众人的议论,脸色一片冰冷。

    她当初和江楚假结婚,就是因为如此,她想要选择自己的命运和婚姻,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失败了……

    此时,江楚已经到了家门。

    正要进去,却是遇到了赵天磊。

    今天的赵天磊,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胡子刮的干干净净。

    一身得体的西服,让他看上去更是卓尔不群。

    他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高大,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大汉。

    赵天磊也看到了江楚,他冷冷一笑,走了过来。

    “小子,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明白,和我作对的代价!”

    “我要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颤抖!”

    “你不但会一无所有,还会变成一条丧家之犬!”

    赵天磊在江楚耳边阴冷无比的说道,充满了胜券在握。

    说完,赵天磊哈哈一笑,推门而进,那大汉自动守在门口。

    屋内的众人正在聊天,见大门打开,全都看了过去。

    只见玉树临风的赵天磊,手捧鲜花,一身名牌,光芒四射的走了进来。

    后面,是江楚。

    长相普通,一身平凡,和赵天磊站在一起,宛如一个小丑!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赵天磊身上,至于江楚,则是无人关注。

    江楚也不在意,静静的来到角落里坐下。

    他已经感觉到,今天这场生日宴会不简单,不过他无所畏惧,如有人非要找不自在,他不介意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

    就在这时,赵天磊快步走到安月溪身前,脸上带着一抹阳光帅气的笑容。

    “月溪,生日快乐!”说着,赵天磊将手中的鲜花向安月溪递去,玫瑰花香,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哇,这可是九十九朵玫瑰!好漂亮!”夏云锦在旁边惊呼道。

    “谢谢。”安月溪淡淡的说了一句,接过鲜花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那可不是生日礼物。”

    赵天磊微微一笑,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安月溪,道:“这是我专门定制的钻石项链,你看看喜欢吗?”

    安月溪打开一看,只见盒子当中是一条精致无比的白金项链。

    精致的项链上面,镶嵌着一颗十克拉的钻石,在灯光照耀之下,闪烁着璀璨的光泽。

    “哇,好大的钻石!”

    “只是这一条项链,就价值两三万吧!”

    “赵少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李玉琪一家,全都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震惊和羡慕。

    “也不多,四万块。”赵天磊微微一笑,口中说着谦虚的话,脸上的得意,却是根本无法掩饰。

    周围之人的表现,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而这,正是他要的效果!

    今天,他要展现自己的实力和优秀,要赶走江楚,要得到安月溪!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安月溪只是看了一眼,就将盒子推了回去。

    赵天磊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他深深的看着安月溪道:“这是我专门给你定做的,它只属于你,如果你不喜欢,就扔掉好了。”

    这样煽情的话,让周围几个女孩全都羡慕不已。

    “月溪你就收下吧,这可是天磊的一片心意。”旁边的安兰开始帮腔。

    “是啊月溪,这么漂亮的钻石,扔了多可惜。”夏云锦等几个闺蜜也劝道。

    “好吧,那就谢谢了。”安月溪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项链给收了起来。

    见状,赵天磊更是得意无比,离拿下安月溪,更进一步了!

    他扫了一眼旁边的江楚,大声说道:“我说江楚,你给月溪准备了什么礼物啊?你可是她的老公,礼物一定很不简单!”

    “他能够准备什么礼物?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反正都是月溪的钱,送不送都一样!从他那里拿礼物,还不如月溪自己喜欢什么买什么。”

    众人的语气当中满是不屑,显然不觉得江楚能够拿出什么好东西。

    江楚神色淡然,走到安月溪的身前,掏出了手链递了过去:“这是我亲手做的,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平安开心!”

    “额……噗哈哈……这也是生日礼物?!”

    赵天磊几人看到那丑陋无比的手链先是一愣,然后就嗤笑了起来。

    这手链做工粗糙,每一颗珠子都是不规则的圆形,至于玉石的颜色,也斑驳不纯充满了杂质,就像从路边捡来的石头串起来的,。

    “我说江楚,你要是不想送礼物,就算了,没必要拿这个东西糊弄吧!”

    “这算什么?在路边花五块钱买个地摊货,都比这个强!”

    “丢不丢人啊,还自己做的!赶紧扔了吧!”

    李玉琪等人尖刻无比的说道,夏云锦倒是没说话,不过脸上也满是不屑。

    “江楚啊江楚,你还真是有心,竟然送出如此别致的手链,佩服佩服。”赵天磊夸赞不已,不过谁都能听出其中蕴含的讥讽味道。

    “有些礼物,不是用钱能够买来的。”江楚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你是想说,礼物代表的是心意,不能用钱来衡量吧?!”赵天磊自以为是的说道。

    “我是说,你再有钱,也买不起我这串手链。”江楚淡然笑道。

    “买不起?笑话!只要我愿意,随随便便就能够买一大卡车!”赵天磊撇嘴道:“不过我买这种垃圾干嘛?你花钱送给我,我都嫌它碍事!”

    “呵呵……”江楚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只是呵呵一笑,不再解释。

    见江楚无话可说,赵天磊更是得意无比。

    之后,众人相继落座,准备开宴。

    “天磊啊,公司的事情你看怎么解决啊?”刚吃了几口,安兰就有些急切的说道。

    “那要看月溪的意思了。”赵天磊饶有深意的道。

    安月溪的脸上满是迟疑,不过最终还是说道:“如果你真的能够帮助安家渡过难关,我以后会答谢你!”

    她说的答谢,是正常的答礼,而赵天磊却是以为安月溪屈服了。

    他哈哈一笑道:“既然月溪开口了,这个不是问题,我现在就可以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找周富民说一声。”

    说着,赵天磊给父亲打了电话,简单的说了一句。

    不过巧的是,此时周富民也在打电话,给手下的人,交代了一番平安药业的事情。

    很快,安月溪的电话就响了,是她的助理打来的电话。

    听了几句,安月溪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怎么月溪?是不是公司已经没事了?”安兰忍不住道。

    “工商税务的人已经走了,我们公司没问题!”安月溪有些激动的道。

    “天磊真厉害,一个电话就轻易的解决!”

    “是啊,找老公就要找这样的,有钱有本事,比江楚那废物强多了。”

    听到这话,众人看向赵天磊的眼神,充满了炙热,毫不吝啬夸赞之言。

    而看到这一幕,安兰更是下定了决心,让赵天磊做自己的女婿!

    她从包里面拿出了几张纸,甩到了江楚面前,趾高气扬的说道:“你看看,没有什么问题,就签了吧!”

    江楚拿过来一看,只见封面上写着四个大字,离婚协议!

    江楚的眼中,猛然爆发出了无尽的冷芒,还有一丝,戾气!

    好像蛰伏的巨龙觉醒!

    龙抬头,天下惊!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