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菲彩彩票丰亿彩票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以为你会避之不及】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当然,现在并不是开公司的好时机,至少在毕业之前,程恩妮不打算再替自己找事,她想顺利地念完大学,毕业后再放开手脚去做。

    第二天程恩妮去上班,上车就发现,车里多了双平底鞋,是谢茂衍替程恩妮准备的。

    其实程恩妮办公室里有舒服的鞋子,不过昨天走得急,没有换而已,但谢茂衍的体贴还是让程恩妮非常窝心,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能像谢茂衍一样对她这样好了。

    谢茂衍晚一步上车,一上车就大大地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感冒了吗?”程恩妮昨天回来后,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都没有洗漱,就直接睡到了大天亮。

    谢茂衍接过程恩妮递过来的手帕,摇了摇头,“没感冒,只是有一点儿受凉,没事的。”

    话是这样说,但谢茂衍的状态明显就是感冒了的样子,一路上不停地在抽鼻子。

    车子路过药店时,程恩妮让谢茂衍停车,看着他把药吃下,才安心去上班,等到中午吃饭的时间,程恩妮也特意早下班半个小时,先去了谢茂衍现在的公司。

    谢茂衍现在的公司跟谢氏没有关系,以前谢氏的事情谢茂衍分给了谢令君管,现在谢令君被撤职,谢氏有专业的经理人代为管理,谢茂衍只处理一些特别重大的事务。

    等到谢敏君毕业,谢氏会交到她的手里。

    现在谢茂衍主持的公司,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公司,以房地产为主。

    程恩妮在谢茂衍的公司里畅行无阻,所有职工都知道,她是未来的老板娘,是他们老板心里最重要的人。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秘书说谢茂衍上午一直在办公室里,程恩妮进去,发现办公桌前并没有人。

    谢茂衍是个工作狂,除开分给程恩妮的时间,其余时间他都是在工作,几乎没有歇下来的时候,永远精力充沛。

    像这样人在办公室,人却不在办公桌边的情况非常的少,程恩妮在另一边的休息区的沙发上,发现在谢茂衍。

    大概是感冒药让人犯困,谢茂衍搭着西装在沙发上睡觉。

    程恩妮倒了杯热水过去,先是试了体温,发现体温正常,才伸手去摇谢茂衍,“怎么睡在这里,冷不冷?”

    虽然有中央空调,但睡觉不盖厚一点的毯子或者被子,还是会冷的。

    “不冷,你怎么过来了。”谢茂衍醒过来,声音有些沙哑。

    沙哑并不是因为感冒,早上吃了药后,到办公室又休息了半上午,感冒症状已经没有了,现在只是有些犯困而已。

    看到是程恩妮,立马就要起来,程恩妮没拦他。

    等他坐起来后,程恩妮把水递给他,看着他喝了一口,才道,“是我疏忽了,最近又降了一次温,也没有替你把被子换掉,现在还难受吗?”

    家里的被子和生活用品这些都是程恩妮安排的,先前降温,程恩妮就给谢茂衍安排的厚一些的被子,谢茂衍嫌热,程恩妮换了张斤数轻一点的。

    程恩妮以为谢茂衍感冒是因为被子的缘故,这次又降温比上次多,被子早就要换了的。

    谢茂衍摇头,只说不用换重的,他感冒也不是因为被子的原因,而是因为昨天火太旺,最后为了灭火去洗了个冷水澡。

    数九寒冬地洗冷水澡,他不感冒谁感冒。

    虽然谢茂衍说不用换,下午程恩妮没事还是去市中心买了张厚些的毛毯来,准备让谢茂衍搭在被子外头用。

    从市中心回来后,程恩妮没有回厂里,而是直接回了家,到家给谢茂衍通了个电话,就开始收拾家里。

    因为工作日渐繁忙,程恩妮其实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收拾打扫过家里了。

    又因为谢茂衍不喜欢有陌生人到家里来,哪怕是搞卫生的阿姨都不行,家里一直是他们两人收拾,谁有时间谁做的那种。

    收拾好自己的房间和书房,程恩妮去给谢茂衍换干净的被套,顺便放毛毯,结果换被套的时候,把谢茂衍藏在垫褥里的小药瓶子给抖了出来。

    盐酸氯丙嗪片?程恩妮拿起来看了一眼,又给谢茂衍重新塞了回去。

    换完两人的床单被套,丢进洗衣机后,程恩妮又开始拿拖把拖地,但拖到一半,程恩妮停了下来。

    谢茂衍的那个药,实在是不太常见,这个名字,程恩妮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想了想,程恩妮去书房找了纸笔,怕自己写错,又重新去翻去药瓶看了眼,把药名抄下来,准备去药店问问情况。

    程恩妮别的不担心,就是担心谢茂衍身体哪里不舒服,自己偷偷地忍着,偷偷地吃药,怕她担心也不跟她说。

    因为程恩妮在家里,谢茂衍回来得比平时早,回到的时候手里还提着程恩妮让他从市场上买回来的虾和牛羊肉。

    晚上吃烤肉。

    到了冬天,在南方,不管做什么菜,都凉得特别快,只有火锅和烤肉是例火,围着火炉,边吃边烤,是最畅快的事儿。

    等谢茂衍把肉切好,程恩妮就去腌制,她腌肉的时候,谢茂衍就去洗青菜,蒸米饭。

    “对了,我给你换被子的时候,你床上掉下一瓶药来,那是治什么的?”两人闲聊着,程恩妮想起那药,顺嘴就问了一句。

    谢茂衍明显愣了几秒,顿了顿才回答程恩妮的问题,“就是失眠吃的药,以前吃的,现在都用不上了,那药估计都过期了,晚点我扔了它。”

    若只是这么回答,当然没有问题,程恩妮也不会怀疑什么,如果谢茂衍不愣那么几秒的话。

    他发愣的当时,程恩妮几乎是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

    按理说,谢茂衍有意瞒着的事,程恩妮不应该抱有太多好奇心,但这是吃进嘴里的药,程恩妮不得不上心,程恩妮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暗暗上了心。

    晚上的烤肉吃得很高兴,牛羊肉腌得刚刚好,烤好后配上程恩妮调制的辣酱,一口下去全是满足。

    通电话的时候,程恩妮就跟谢茂衍确认了,感冒症状都没有了,才定下的吃烤肉,回来后谢茂衍果然状态不错,才做的。

    不过程恩妮也没敢让谢茂衍吃辣,单独给他调了不辣的酱料,还给他做了汤。

    接下来的几天,程恩妮继续忙起来,临近年关,厂里每天都是紧锣密鼓地赶单,忙着出货,虽然手里已经有信得用的人,但该盯着的,一点也不能松懈。

    忙来忙去,程恩妮都忘记那天谢茂衍床上掉下来的小药瓶,直到又穿了那天穿过的外套,从衣兜里掏出写了药名的纸,程恩妮才想起来这事儿。

    “盐酸氯丙嗪片啊,这是抗精神病的药,药店哪能有这药卖,你得去医院才行。”药店的药师接过来看了眼,又把纸还给了程恩妮。

    话里的每一个字,程恩妮都明白意思,但这话在她的脑子里根本没法组成句子,散乱的,字都抓到不到一起去。

    也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程恩妮才张嘴问,“这药治失眠吗?”

    药师看了眼程恩妮,猜出可能是她身边的人在用这药,不免有些同情她,“这药虽然也叫冬眠灵,是对中枢神经系统有较强抑制的药,嗜睡的情况是肯定的,但医生不会开这药治失眠。”

    “好,谢谢你。”程恩妮木然地道了谢,抓着纸条出了药店。

    这种时候,程恩妮脑子全乱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思考,问题一个接一个地在脑子里乱窜。

    难道不是谢令君有精神病吗?

    为什么谢茂衍要吃这个药?

    他为什么要骗自己?

    谢茂衍的情况严重吗?

    他一直要吃这个药控制自己吗?

    以后这个病会不会遗传?

    会不会有什么不可控制的情况出现!

    ……

    无数的问题,几乎要将程恩妮的脑子挤爆,程恩妮原本只是路过药店,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处理,但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

    一路浑浑噩噩地回到家里,程恩妮稳住情绪,先给厂里那边去了电话,把事情交待下去后,才准备仔细理清和药相关的事。

    但根本就理不清,程恩妮强迫着自己睡了一觉,但根本就没睡好,一整个晚上,就是不停地在做梦,梦到上辈子,梦到这辈子,梦到谢茂衍,还梦到谢令君狰狞地望着她。

    再醒来的时候,看了时间才知道,她只睡了一个小时,程恩妮起来坐了会儿,考虑再三后,还是给谢茂衍打了个电话,让他赶快回家。

    这事她没法装做不知道,毕竟开诚布公地谈明白才行。

    电话里程恩妮什么都没有说,只让谢茂衍立刻回家,谢茂衍几乎是立刻就往家里出发,平时要开十五分钟的车程,今天只开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家。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电话里程恩妮的声音非常虚弱,谢茂衍担心她出了什么事,回家第一时间就往屋里冲,三个狗迎上来都被他推开。

    程恩妮坐在书桌前,沉默地看向他,这种时候,她其实想笑一笑的,但她笑不出来,她把写着药名的纸放在桌上,推向谢茂衍。

    谢茂衍的动作一顿,声音也停住,他看着那张纸,然后缓缓抬头看向程恩妮。

    “你都知道了?”谢茂衍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干涩。

    程恩妮点头,“我去药店问了医生,医生告诉我……这是治精神病的药。”

    谢茂衍手指微微颤抖地拿过那张纸,半天没有说话,他越是不说话,程恩妮的心就越沉。

    “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一起面对好吗?”程恩妮走到谢茂衍的手边,握住他的手。

    只有两天就要过年了,距离她们在一起一周年,只剩下两天的时间。

    这一年的时间里,谢茂衍从来没有在程恩妮面前,有过任何过激的行为,不管是行为处事,都再正常不过,程恩妮很希望谢茂衍告诉她,是误诊,是买错了药。

    但另一方面,程恩妮心里也清楚,谢茂衍在她面前表现得再正常,他如果需要吃这个药,就肯定是有问题的。

    “双向情感障碍,既有抑郁又有躁狂发作的一种精神疾病。”谢茂衍说得很艰难,每一个字都像是生生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程恩妮心猛地一跌,她都不敢眨眼睛,怕自己哭出来,“你一直都好好的,症状很轻对不对?我虽然没有拧开药瓶,但感觉它很重,你不怎么需要吃药,对不对?”

    面对着程恩妮期待的目光,谢茂衍很想点头,但他点不下去,他能维持现在这样的状态,是因为程恩妮在身边。

    另外,也是因为程恩妮高三那一年,他大多数时间,都在接受治疗。

    至于吃药,精神疾病类的药物,不良反应都特别大,对身体造成的伤害都是不可逆的,谢茂衍都是尽力自己控制情绪突然的爆发,能不吃就不吃。

    遇到程恩妮后,谢茂衍更是直接断了药。

    虽然时常会有因为程恩妮的一言一行而情绪极高极低的情况,但只要想到他控制不住自己,会伤害到程恩妮,或者因为伤到自己害程恩妮伤心,谢茂衍便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而之前长期的失眠,自从跟程恩妮住在一起后,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可以安心地睡着。

    药只是为了防止实在控制不住的时候,才留的。

    “情况在可控范围内,不是最差的情况,但也没有好到可以忽略不计。”谢茂衍看着程恩妮,他始终害怕,万一哪一天控制不住自己,会伤到程恩妮,会吓到她。

    现在,他也只是在强自镇定。

    程恩妮眼泪哗地涌出来,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谢茂衍的身上。

    她伸手想抱住谢茂衍,但谢茂衍蓦然后退了一步,程恩妮愣愣地看了谢茂衍一眼,大步向前一步,抱住谢茂衍。

    抱住谢茂衍才发现,谢茂衍混身都在颤抖,程恩妮用很大的力气抱住他,想让他不再颤抖,“别怕,你别怕……”

    说着,程恩妮控制不住地哭得很大声,满心满眼全是心疼,“什么时候确诊的。”

    “你高三的时候。”谢茂衍回抱住程恩妮,颤抖的情况微微减缓,“我以为……你会避之不及。”

    书客居阅读网址: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