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9A彩票丰亿彩票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四章 这是为何】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唉,半个月的时间啊……应该够用了吧!”夜里自言自语低声的说道。经月影和冰竭这么一说,她才突然间觉事态比自己想的还严重。本来她估计自己的生命至少还有四、五个月那么多的,“大人……她们喊我大人呢……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大人,唉!”

    浅陌然长长的睫毛轻颤一下。醒转过来。

    他第一眼就注意到自己身处荒野,但是却不是很吃惊。只是现自己的怀中无人。有些惊慌。

    浅陌然急忙抬眼四处找寻,然后轻轻的松了口气,嘴角带笑注视着不远处临风站立背对着自己的夜灵。

    只要夜灵还在身边。不过身在何处,他都无所谓。

    “夜儿,你醒来了?”浅陌然站起身。朝夜灵走去。狂风吹着他的衣衫,俊美如画的他仿若神祗从天而降,翩然降临人间。

    夜灵回头望向浅陌然。不觉呆了。

    缓过神来。浅陌然已经到了面前。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满眼的眷恋和爱慕。柔声道:“夜儿,这儿风大呢。”

    “恩。所以借你的怀里避避风。陌然你不会介意吧?”夜灵笑起来,一脸的调皮。

    “陌然求之不得。”浅陌然说道,注视着夜灵的脸。不觉目光移到她上翘的可爱的嘴角上,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开始加了,不假思索的低下头,纠缠上她甜美的唇。

    夜灵惊讶的现,浅陌然在自己的那倾情一吻之后,亲吻的技巧一下掌握了很多,那生涩的感觉退去了大半,他正在用她曾对他用过的吻技对付着她,让她渐渐陷入迷离。

    浅陌然停下亲吻,注视着夜灵泛红的双颊、水蒙蒙的双眸、微张的红唇,轻轻笑出声来:“夜儿,陌然这个徒弟学的可好?”

    夜灵轻yao嘴唇,羞涩的低下头去,却被浅陌然的手所阻。

    他的手托起夜灵的下巴,情深意重的说道:“夜儿的吻让陌然再也无法离开了,至死也要纠缠着夜儿。”

    说罢,再度将唇覆了上来.

    夜灵避开浅陌然的吻,轻轻拍拍他的脸颊,摇摇头:“我们赶路吧!不知道新月有没有到这里来。”

    “她还没有死?”浅陌然皱起眉头,放开夜灵,“她不是已经被我用冰封爆裂开来了吗?怎么还会活着?”

    夜灵牵起他的手,拉着他朝荒野的一端走去:“恩,她丢弃了自己的肉身,逃进了湖里。我看的很清楚啊。”

    “然后你追着她也跳了进去?”浅陌然立即明白过来。

    “是啊,有些莽撞呢。一点都没有想到会遇上什么危险就跳进来了,还连累你,你这个傻瓜!”夜灵点点头,回头朝浅陌然笑,“不过,若不是跳进来,怕是永远都听不到陌然你的心里话呢!”

    浅陌然红了脸,故作冷漠的撇过脸去,讪讪的说道:“是那女人的媚术还没有完全解除,所以……”

    说到这里,浅陌然紧抿住嘴唇,不说话了。

    夜灵轻笑出声:“那你得感谢新月了,假如她没有向你施展媚术,你啊,永远都不会说的。”

    浅陌然没吭声。想起自己在结界中说的那些话,他就觉得很尴尬,又觉得欢喜,他没想到夜灵竟然能够接受自己吗,暗自庆幸那番话表白说出来了。

    不过如果新月此刻站在他面前,他估计自己还会下重手,让她再次死在自己面前。想到那个吻,他就难以控制自己的杀气。

    他怕夜灵再继续说下去,换了一个话题:“夜儿,我们准备往哪里走?”

    “不知道。”夜灵回答的很干脆,脚下却没有半点的犹豫。

    浅陌然微微一笑,也不再问,握紧夜灵的手,跟在她的身边,目光不时的落在她含笑的侧脸上。

    原来这就是幸福吧,只是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就觉得满心要溢出来的满zu和快乐。浅陌然的目光柔和起来。

    “和我一起瞎走没关系吧?”夜灵望着前方,一种奇怪的感觉在体内蔓延,仿佛呼唤着她,叫她一直往前走,不要停下。

    “没关系。”浅陌然淡淡的回答,手却紧了紧。

    看了浅陌然一眼,夜灵浅浅笑着。

    走了许久,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他们还是没有走出这个荒野。

    浅陌然想召唤出青鸟,却惊愕的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和青鸟联系上,好在其他的能力还能用的起来,只不过都只剩下一半,他不由暗暗的叹息一声,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夜灵。

    他不想让夜灵担心。而守护者的尊严让他不得不自己承担其所有的责任,他只要保护着夜灵,让她远离危险,其他的事情并不需要她知道。

    不远处,突然亮起一点一点的星火,跳动在昏暗的夜色之中。

    “有人呢!”夜灵欣喜的喊道,一扯浅陌然的手。

    浅陌然点点头,望向星火。

    有两点慢慢离开,朝夜灵和浅陌然移动。

    越来越近,夜灵终于看清楚原来那是火把,两个人正举着火把走来。

    看着两人,浅陌然的脸色沉了下来,手一拽,将夜灵扯到自己的身后,他身子一偏挡在夜灵的前面,紧紧的盯着来人。

    “陌然?”夜灵纳闷的看着浅陌然,拉拉他的衣服,“怎么了?”

    “没什么,你不用怕。”浅陌然低声说道,脸色却随着两人的走近越的凝重,从他们的身上,浅陌然感觉一种异样的存在。

    “你们好,你们是疲倦的旅人吗?”两人来到浅陌然的面前,其中一人举起火把靠近他,粗粗的打量了他一番,好奇的问道。

    浅陌然皱起眉头,向后退了一小步。这两人让他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就好像不真实的存在着。

    夜灵探出脑袋,朝两人露出笑脸:“是啊。”

    那人听见夜灵的声音,又将火把移到浅陌然的身后,看了看夜灵,笑了起来:“原来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啊!你们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浅陌然紧了紧自己握着夜灵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他刚要开口,夜灵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和他并肩站着,打量了两人一眼,这两人好像是兄弟俩,长得颇为相像,就连穿的衣服都是一mo一样的,火把映照着两人的脸,露出他们和善的笑脸。一直说话的那人看起来比另一位要年长一些。

    夜灵笑道:“我们从天之际来,要往天之尽而去,路途之中不甚疲乏,不知道可否在此逗留片刻,睡个好觉,一解身子的劳累?”

    “夜儿!”浅陌然担心的望向夜灵,他不明白为何夜灵能看见丢弃肉身的新月,却看不穿这两人,他们明显的不是人类.

    夜灵朝浅陌然眨巴了一下眼睛,调皮的笑着。

    “那可真好,就到了我们住的部落来吧!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酒神节日,我们正在欢庆这个节日呢!你们也来参加吧?”哥哥笑道,回头一指那无数星火闪烁的地方,“我们两个是兄弟,我是哥哥,叫丁艺,他是我弟弟,叫丁索。”

    夜灵望向年轻一些的少年,丁索不好意思的笑笑:“非常高兴能遇见你们!”

    “恩,我们也非常高兴能遇见你们!”夜灵朝丁索点点头,抬头望向浅陌然,“既然是节日,我们也去参加吧,陌然?好不好?我的脚都走疼了!”

    浅陌然叹了口气,对于夜灵撒娇,他向来都无法拒绝:“好。”

    “陌然最好了!”夜灵笑道,转向丁艺,“麻烦丁家哥哥带个路了,今天晚上看来要打扰你们的族人了。”

    “说什么麻烦呢,你们能来参加,是我们部落族人的荣幸!尤其是你们这两位相貌不凡的人。”丁艺哈哈笑道,转身在前面带路。

    丁索跟在他身后。

    夜灵迈出一步,就被浅陌然拉住了,她不由纳闷的回头。

    浅陌然看了看丁氏兄弟两人的背影,平静的说道:“夜儿,为什么要留下,你知道他们是……”

    “我知道。没关系的,他们不会伤害我们,相信我,陌然!”夜灵打断了他的话,低低的说道,她顺着浅陌然的目光望向丁氏兄弟,眼眸中哀伤一闪而过,快的连浅陌然都没有看到。

    浅陌然收回目光,定定的看着夜灵,见夜灵下了决心要过去,只好蹲xia身来。

    夜灵眨巴了一下眼睛,不明白怎么浅陌然还不愿意走,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上来,我背你!”浅陌然低声道,“脚疼就应该早些告诉我……”

    夜灵一下乐了,也不客气,身子一倾趴在浅陌然的背上,手臂搂住他的脖子,嘻嘻的笑起来,凑到他的脸旁,亲了一口。

    浅陌然红了脸,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跟在回头招呼两人的丁氏兄弟身后。

    丁索看见两人如此亲密,不由放慢了脚步,落到浅陌然的身边,不好意思的问道:“你们,你们两个是qing人?”

    浅陌然回头看了看夜灵,轻微的点点头。

    夜灵见浅陌然这害羞的举动,不由哈哈的笑起来,朝丁索挤挤眼睛。

    丁索忍不住捂住嘴笑了,羡慕的看了浅陌然一眼,快跑几步追上丁艺,和丁艺耳语了几句,两个人同时回头朝浅陌然和夜灵张望,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夜灵凑到浅陌然的耳朵边上悄声说道:“瞧啊,他们两个羡慕我们呢!啊呀,你的耳朵红了,陌然!好可爱哦!”夜灵像现了大6一样,欣喜的叫出声,伸出手捏捏浅陌然的耳朵。

    浅陌然哭笑不得,晃晃脑袋,甩开夜灵的手,略带羞涩:“夜儿,别闹了!”

    夜灵咯咯笑着,重新乖乖的趴在他的背上:“好啦,好啦,和你闹着玩的,别生气哦!”

    浅陌然舒了口气,轻声道:“夜儿,一会不要乱跑,不可以离我太远,知道吗?”语气里透着郑重,没有丝毫的玩笑感。

    夜灵应了一声,目光停留在丁氏兄弟身上,慢慢的移向被他们称为部落的地方,眼眸深远,已经可以看到那些火把下攒动的人影,离他们越近,夜灵就越紧张,渴望靠近他们,又有些害怕。这一切,她的心头涌出的熟悉的感觉,却又觉得陌生,很矛盾的感觉交织起来,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浅陌然偏过头看了夜灵一眼,他感觉到夜灵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好像很紧张,他不由关切的问道:“夜儿?你怎么了?”

    夜灵回过神来,垂下眼帘,心中有些失落。

    “没什么,总觉得……我,好像认识他们……”夜灵把脸贴在浅陌然的后背,仔细的回想,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我想家了……”

    只这一句,浅陌然觉得一个小锤在大力的敲打着自己的心脏隐隐生疼,还有一种要失去夜灵的不安,他急急的tuo口而出:“夜儿,你还有我,还有他们啊!”

    夜灵一愣,急忙改了口:“我只是想想而已,不会回去的。”当然,也回不去,连路都不知道怎么走……

    浅陌然微微的松了口气,心中不安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消失,离那些人影越近,浅陌然就越想转身离开。

    “夜儿,我们一定要过去吗?”浅陌然问道。

    夜灵沉默了一会,她的脑海里突然跳出两个字来。她不由一脸的凝重,点点头,沉声道:“没错,不得不去……也许,这就是邱园!”

    邱园……一个让浅陌然觉得很沉重的字眼。

    两人刚走近部落,立即上来五六个少年男女,围住浅陌然和夜灵边唱边跳着,一旁早有人接过夜灵,将她放了下来,拉住她的手,夜灵抬头一看,原来那人竟是丁索。

    “带你去见族长!”丁索笑道,拉着夜灵朝部落中的一个巨大火堆走去。丁索对夜灵的亲热让浅陌然很不舒服,他微微皱起眉头,紧跟在夜灵的身后,快走几步,牵住夜灵的另一只手。

    丁艺走在最后,含笑看着自己的弟弟,又看看浅陌然。

    看到这一幕,围着他们的那些少年男女不由会意的笑了起来,不时的响起窃窃私语和放肆的笑声。

    夜灵听着不觉有些好笑,她回头望向浅陌然,却见他一脸的淡漠,手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丁索回头问道。

    “我叫夜灵,他是……他叫浅陌然。”夜灵回答道,犹豫了一下,情侣两字始终没有说出口。

    正说着,四人已经绕过了火堆,来到一个老者的面前。

    “族长,族长,我把他们两人接来了!”丁索欢快的叫道,一反先前的害羞,站在老者的面前。

    老者打量了一眼夜灵,慈眉善目的笑着:“丫头,旅途辛苦了!”

    夜灵见着老者,觉着有种亲切的感觉,不由心中亲近了几分:“还算好了,能见到你们真是幸运,否则夜灵和陌然恐怕得在荒野上幕天席地而眠了!”

    族长呵呵的笑着,望向夜灵身后的浅陌然:“那么,你就是丫头口中的陌然了?”

    “是的。”浅陌然点头,略微行了一个礼,紧靠着夜灵站着,目光直视族长,“听刚才的话,族长好像知道我们会来?隔那么远,族长也能看见我们吗?”

    族长摇摇头:“并不知道,隔那么远自然也看不见你们!”他正想继续解释下去,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三人的谈话。

    “是我告诉爷爷的!”一个小孩从族长的座位后面转了出来,走到族长的身边,扫了两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夜灵的身上。

    夜灵吃惊的看着这个孩子,大概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只比夜灵矮一个头,身穿一袭紧身露臂青衣,突出他健美的身材,冷冷的表情目不转定的瞪着夜灵,好像不太乐意见到夜灵一般。

    越看,夜灵越觉得他像一个人,不管是容貌、身形还有那酷酷的神情,简直就是和佟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这个孩子简直就是缩小版的佟凌。

    夜灵不由乐了,转头望向浅陌然。浅陌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孩子长得和佟凌很像,心中很是纳闷,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来。

    他感觉到夜灵的目光,回过神来和夜灵对视了一眼。

    夜灵觉得这小版的佟凌甚是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来摸摸他的脑袋:“喂,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她手才刚触碰到他,就被小版佟凌很不耐烦的挥手打掉了:“丫头,别碰我!”

    “丫头?你喊我丫头?你这小子!我可比你大很多呢!”夜灵惊讶的瞪着他,哭笑不得,“真是的,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就不把姐姐我放在眼里!再敢喊我丫头看看!”

    说罢,夜灵上前一步,一把拽过小孩,小孩急了,双手一阵乱打,两脚乱踢,夜灵还真的被他打了好几下,疼的让她直皱眉头。

    两人闹着,夜灵最后实在不耐烦了,索性将他一个倒摔摔在地上,上前一步骑坐在他的身上,不顾他的**,两手一阵乱抹,将他的头弄得一团糟。

    “疯丫头,你有完没完!”小孩吼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瞪着夜灵,胸脯剧烈起伏着。

    老族长干笑了两声,也不拦,也不拉架,反而看的不亦乐乎:“啊,忘记介绍了,这是我的孙子琨幻,呵呵,性格急躁了一些,得罪得罪!”

    口中说着得罪,老族长的脸上却没有见到半点不好意思的,甚至是责备琨幻的意思在里面。

    夜灵抬起头,诧异的望向老族长,眉头一挑:“咦?您孙子啊?啊呀……这还真不好意思了,作为客人,居然和主人家的小孩打起来了。”

    浅陌然想笑,美目含情,上前握住夜灵的腰,一把将夜灵举了起来,放到自己身边,伸手撩开夜灵脸上被琨幻弄乱的头。

    看着两个人在自己面前目中无人的秀恩爱,琨幻冷哼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到了族长的身边,目光却一直没有从两人的身上离开过。

    “琨幻啊,你就负责招待他们两位客人,千万别怠慢了客人!”老族长拍拍琨幻的肩膀。

    琨幻又是一声冷哼,算是答应了。

    夜灵瞪向琨幻,搞不清楚为什么这孩子一脸很不待见自己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欠了他很多钱一般,想到佟凌,夜灵还真觉得佟凌比这孩子要强很多。

    老族长见夜灵和浅陌然终于“秀”完恩爱,咳嗽了一声:“丫头啊,你们两个就跟着琨幻吧,他会很好的担负起主人的职责,虽然这孩子不太喜欢说笑,脾气也有些不好……”

    “爷爷,有你这么说你能干的孙子吗?”琨幻不乐意了,闷声道,白了夜灵一眼。

    夜灵这叫一个郁闷啊,又不是她说琨幻的坏话,怎么还要迁怒到自己身上?

    “族长您别客气,让丁索和丁艺兄弟俩招待我们就好了,怎么敢劳驾未来的小族长大人呢,你说是吧,陌然?”夜灵嘴角一勾,丢了一个“我才不和你这小孩计较”的表情给琨幻,然后拉拉浅陌然的衣角,故意问道。

    浅陌然点点头,他其实也不太想看见琨幻,一看见琨幻的脸,他就会想起佟凌,同样是紫色的眼眸,神似的冷漠表情,继而浅陌然就会想到佟凌和夜灵订婚的事情,还有夜灵身上那一块一块的吻痕。

    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琨幻这孩子也一样不喜欢自己,望向自己的目光中不时的会带上一丝敌意,尤其是他靠近夜灵的时候,他眼眸中的敌意更加的明显。

    为什么会这样?浅陌然思忖着,却找不到答案。

    他扫了一眼火堆旁边载歌载舞的人,有些不习惯这样热闹吵杂的环境。

    丁索一听,高兴的连连点头,刚要开口说话,目光不自觉的往琨幻那边一扫,顿时被琨幻暗地里一个凶恶的眼神给瞪了回去,没敢说话。

    琨幻转回脸来,露出一脸委屈,拽着老族长的衣角:“爷爷,你看,这两个客人不领您的情呢,您说的话,他们居然还要反对!”

    说完,琨幻望向两人,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这话一出,老族长的脸色可有些不好看了,夜灵心想坏事了,立即堆上满脸的笑容:“这话说的,姐姐我不是怕琨幻你累着嘛!既然族长大人坚持,那我们也就客随主意了,呵呵呵,夜灵谢谢族长大人!”

    听到夜灵很爽快的答应了,老族长的脸色又多云转晴了。

    琨幻帅气的走到两人面前,俊脸一仰:“走吧!”说罢,转身朝族长座椅的右手席位处走去。

    夜灵无奈看看浅陌然,小嘴一撇,拉着浅陌然跟在琨幻的身后。

    “我说,你叫琨幻啊?长得和我一个朋友很像呢!”夜灵打量着琨幻的背影,越看越觉得和佟凌很像,她颇有兴趣的研究起来。

    琨幻冷笑一声,回头斜睨了夜灵一眼,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音量沉声道:“朋友?只是朋友?”

    夜灵一怔,眯起眼睛,笑道:“小子,管你什么事!”

    “切!”琨幻不屑的讥笑道,“我才不愿意管呢!话是你自己先挑起来的,却来怨别人!真是无礼!”

    “我看你小子欠扁!别以为你是老族长的孙子,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惹毛了姐姐,一样揍你的!”夜灵身子前倾,凑近琨幻窃声说道。

    浅陌然早就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对琨幻更加警惕了。不过他又有种错觉,觉得夜灵和琨幻早就认识,两人的谈话感觉就像是久别重逢一样,别扭中透着亲热,偏激的语言中带着温馨。

    琨幻虽然一脸冷漠,和夜灵针锋相对,可是他的眼眸中分明带着笑意。

    浅陌然不安起来,不由握紧夜灵的手,将她拉回自己的身边。

    夜灵不明所以的望向浅陌然:“怎么了?”

    话音刚落,夜灵就觉得腰间一紧,浅陌然的手臂已经缠在了上面,将她揽在怀中,嘴凑到夜灵的秀上,轻声道:“夜儿,别离我太远!”

    浅陌然一边说着,一边似有若无的瞄向琨幻,果然,回过头的琨幻脸色立即就沉了下来,阴郁的直视了浅陌然一秒,见浅陌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就扭回头去。

    “你们坐在这里吧!”琨幻在一块地毯前停住脚步,一指地上空出来的位置打断两人的“亲热”。

    夜灵刚想走过去,浅陌然一弯腰,将夜灵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走向空位,席地而坐,手上却不放,把夜灵放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一只手臂看似无意的绕过她的腰间,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琨幻见状,索性走到浅陌然的身边盘腿坐下,转头吩咐部落的人送上水果美酒上来.

    夜灵满脸通红的坐在浅陌然怀里,她好多次想要从他怀中挣脱站起来,移到他身边的位置上,却被浅陌然牢牢的禁锢住了。

    她回头嗔怪的瞪着浅陌然,却看见浅陌然一脸的平静,沉思的看着众人,眼眸中那担忧之色并没有减退。

    夜灵微笑起来,侧着脸低声道:“陌然啊,既来之则安之,在这里,我们暂时是安全的。而且看来新月还没有到这里来。”

    琨幻静静的坐着,目光落在翩然起舞的少年们身上,他轻声说道:“除了你,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来到这里。而你身边的这名男子,是因为你的缘故才能出现在这里的。”

    说着,琨幻轻轻叹息一声,微弱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环绕着,并没有因为周围的杂音受到干扰。

    浅陌然和夜灵同时愣住了,望向琨幻,却见琨幻一直注视着舞动的人群,脸上的淡然让两人感觉他就像一个旁观者一般。

    浅陌然疑惑的看着夜灵,却见夜灵很快的收起疑惑的表情,对着琨幻浅浅的笑道:“琨幻,这里可是被称为邱园的地方?”

    琨幻闻言皱起眉头,扫了夜灵一眼,神情有些落寞:“你说是,那就是,你若说不是,那就不是。”

    夜灵低下头,琢磨着琨幻的话,却怎么也猜不透琨幻想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说是就是?我说不是就不是?什么意思?”夜灵百思不得其解,转向浅陌然,向他求解。

    浅陌然摇摇头,深深的看了琨幻一眼。

    “既然记不到了,就不用费劲脑汁去想……”琨幻好像一下失去了兴趣,站起身,冷漠的转过脸,走回老族长的身边。

    看着琨幻的侧脸,夜灵看见他抬起了手,低着头,感觉像是在擦眼泪一般,而老族长面露心疼之色,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像在安慰他。

    感觉到夜灵的目光,老族长抬头望向她,轻微的摇摇头,又是一声叹息。

    然后,老族长低下头,凑近琨幻,说着什么。

    琨幻脸一偏,斜睨了夜灵一眼,背过脸去。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一两句话就把一个小孩弄哭了?”夜灵轻叹一声,纳闷的回过头来,正对上浅陌然一双幽深美丽的眼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夜灵一怔,嘻嘻笑起来,端起面前的水果放在自己的腿上,捻起一粒小红果,放在浅陌然的面前晃了晃:“来,张嘴,说:啊~”

    浅陌然看着夜灵一脸的坏笑,脸微微红了起来,很听话的张开了嘴。

    夜灵笑着将红果送进了浅陌然的口中。

    丁艺和丁索两兄弟见琨幻不在两人面前,这才走近两人,将夜灵从浅陌然的怀中拉出里,交换着和她跳了起来,边跳边教她,很快,夜灵就跳的很熟练了。

    看着夜灵的笑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格外的动人,仿佛忘却了之前不愉快的事情,浅陌然终于松了口气,痴痴的注视着人群中那娇小的身影。

    众人中,他一眼就能找出她来,只有她是如此的小巧可人、舞姿是如此的轻盈灵活,就像另一个世界的精灵降临人间。

    能与她相见、相识、并且相恋是何等幸运的事情。

    浅陌然嘴角挂上一丝笑容,伸出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酒有些苦涩,但是他却觉得甘甜如饴。

    很快的,夜灵的舞姿就引起了众人的注目,一曲跳尽,纷纷拉着她不让她离去,围着她跳着唱着。

    夜灵哈哈的笑着,又欢快的跳了起来,不时的停下来接过不知道是谁递过来的水酒,很是豪气的一饮而尽,从嘴角流出的酒顺着她的颈部沾湿了她的衣服。

    酒意上来的夜灵毫不在意,也不拒绝那些男女的邀舞,旋转着,裙摆如同花儿绽放。

    恍恍惚惚中,她突然觉得这个场景及其的熟悉,就好像曾经亲身体验过一般,深埋在她的心底,此番情景让它再度被挖掘了出来……当时也是一样的火堆,也是豪饮着,也是欢舞着,唯一不同的是,她觉得当时身边还有一个人,会是谁呢?

    夜灵皱起眉头,苦苦的思索,却始终想不起来。

    头晕……

    四周的人影摇动……

    这一切极不真实……

    脑海中不时有什么显现出来,还没有等夜灵抓住,就消失了……

    夜灵身子一晃,倒向地面。

    有人轻轻的托住她的身子。

    她缓缓的望向那人,嘴角一牵,微微的笑起来,朝他打了一个招呼:“嗨,白羽琨幻……好久不见!……你怎么一点都没有长大啊?嘿嘿……”

    “你终于记起来了吗?”琨幻闻言,沉郁的脸上顿时乌云尽去,露出灿烂的让人难以直视的笑容:“你啊,要我等多久才能出现,我都快绝望了。”

    说完,琨幻看着夜灵哭笑不得,她已经陷入酒醉昏迷之中了,完全没有听见自己的话。

    不过她已经认出了自己,那么其余的事情可以慢慢来,他终于熬出头了。

    想着,琨幻难以抑制的欢喜。

    他正想将夜灵抱起,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不必劳烦小族长了!”

    琨幻抬起头,浅陌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冷冷的注视着琨幻,从他的手中将夜灵接了过去,抱在怀里转身离去,又回到了席间.

    琨幻一撇嘴,跟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浅陌然的身边,身子一歪,倒在地毯上,侧躺着,手撑着脑袋,目光落在浅陌然怀中熟睡的夜灵脸上,若有所思。

    最后,他的目光移到浅陌然的脸上。

    浅陌然对他放肆的目光有些不悦,皱起眉头来,冷冷的扫了琨幻一眼。

    琨幻笑了起来:“你叫陌然?”

    “浅陌然。”浅陌然淡淡的回答道。

    琨幻眉头一挑,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哦,浅陌然……浅陌然啊,名字不错嘛……”

    说着,他上下的打量了浅陌然了一番,转过脸去,很不屑的闷哼道:“没想到,原先高高在上的没有七情六欲的人,也会落到今天的下场,真叫人好笑!这就是报应!”

    浅陌然眉头一紧,望向琨幻:“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了?”琨幻若无其事的勾起嘴角,斜睨了夜灵一眼,“我说,姓浅的,你把这丫头抱这么紧干什么?怕人抢跑吗?还是,你对她动了真情,情深到舍不得放手的地步?”

    浅陌然沉下脸来,冷笑道:“这与你何干!”

    “与我何干?与我何干?呵呵。这句话说得好!”琨幻盯住浅陌然,目光如炬,“确实与我无干,但是我讨厌你,恩,非常的讨厌你!”

    浅陌然身子微微一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面对面说他很讨人厌,还用如此犀利的目光看着自己,他感觉有些不舒服。

    “我们好像这才第一次见面,陌然不知道什么地方招惹到小族长你,让你对陌然如此的厌恶!……”浅陌然注视着火堆前跳舞的人,淡漠的说道,“若是因为陌然和夜灵如此亲近,让琨幻你感觉不舒服,讨厌我,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呵呵呵。”琨幻笑出声,眼眸中却是半点笑意都没有,“罢了,罢了,我也懒得和你说下去,物是人非,让小爷我都没有兴致了。”

    说着,琨幻坐起身来,手一招,唤来两个少年:“你们带两位客人下去休息吧!路途遥远,想必他们早就疲惫不堪了。”

    两个少年点点头,转向浅陌然:“大哥,我们先带你去休息的地方去吧!你要是还不想睡觉,可以再回来,和我们一起唱歌跳舞喝酒什么之类的!”

    和琨幻的一番对话,早就让浅陌然失去了留在这里的兴趣,他索性站起身来。

    琨幻看着他,在他身子还没有挺直的那一刻,突然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浅陌然,我奉劝你还是离开她吧,你们两个在一起没有未来的,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哦,哈哈哈!”

    说着,琨幻大笑,笑的格外的开心。

    回脸盯着琨幻肆无忌惮的笑脸,浅陌然心中升起一股怒火,他站直身子,单手抱住夜灵,空出一只手,猛地一挥,一道风刀紧贴着琨幻的脸而过,琨幻的俊脸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细小的血点慢慢的渗了出来。

    浅陌然也懒得看琨幻,转身跟着两个少年走了。天黑,两个少年一点都没有看见刚才浅陌然的小动作。

    琨幻也不紧张,只是眉头一挑,伸出手来,手指慢慢的抹过脸上的血痕,放到眼前看了看,“呵呵,这么沉不住气啊,我也是一番好意而已!”

    说完,他的手再度抚上自己的脸,手指划过,那道浅浅的血痕顿时消失,好像这道血痕从未出现过。

    “真是造物弄人啊……”琨幻又躺了回去,手托着脸,眼帘微垂,好像累了在打盹,“没想到她这一来,竟把这个家伙带来了,真是让人看着就不爽!……为何要和他一起呢,为何要和他在一起呢,为何!”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