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爱乐透云鼎彩票app-丰亿彩票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自负的后果】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夜灵忍不住想笑,又怕伤了浅陌然的自尊心,于是硬是忍住了。“认真”的说道:“恩,谢谢你,陌然!”

    然后她转向依墨。一抬手指着前方:“依墨,我们上啦!”

    说完。朝浅陌然冲去。依墨怪笑一声,追着夜灵而去。

    浅陌然看着两人冲过自己的身边,急忙紧跟在他们身后。三人朝玉壶而去。

    玉壶其实不是一个壶,而是一个壶状的瀑布。瀑布不高,但是却很美丽。

    当水流从十来米的高处飞流而下的时候。就会激起一阵水雾。弥散开来,笼罩住了它附近六、七米的范围。当你看到面前一片水雾的时候,那就是离玉壶不远了。不过这种情况也只有在十一月份的某一天才能看见。

    平时的玉壶瀑布。水流落下却是不会激起水雾的。幽深而安静。只有水流落入潭中的声音。上一次依墨拉着夜灵来玩的时候,就是此般状态。

    现在。当夜灵三人看到眼前弥漫着水雾的时候,顿时就明白。玉壶已经不远了。

    “哇。果然和传闻的一样,好大的水雾呢!”夜灵惊叹,扑面而来的是清新凉爽的水汽。夜灵突然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正在充满水的世界里。

    “是啊,是啊,每年只有这一天哦!一整天,这个地方都会被水雾所笼罩。因为雾气太大,所以很多旅游者都会望而却步。当然其中还是会有些人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前来,可是都迷路了,更不要说找到玉壶!”依墨说着,颇有兴趣的看着眼前雾气缭绕的树林,“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比他们幸运,在这浓浓的雾气中找到玉壶。”

    “咦?你以前没有在这一天进去过吗?”夜灵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她紧盯住依墨的眼睛。

    依墨眉头一挑,笑眯了眼睛:“对啊,我也没有进去过,只是听人说起而已!”

    “天啊!我还以为你进去过……”夜灵朝浅陌然身边挪了一小步,拉开与依墨的距离,心惊的瞪着依墨说道,“要是我们三人进去都迷路了出不来怎么办?”

    “不会啦,不会出不来的!”依墨很有把握的说,可是他的笑容却让夜灵越看越觉得有古怪。

    “据说这一天进去的人都会被玉壶拒绝,不消半个小时,就会转回原来进去之前站的地方,就算想尽了办法,都找不到玉壶。就好像这一天,玉壶突然的消失了一样……”浅陌然静静的站在夜灵的身边,轻轻的说道,他的目光清澈,看的很专注,就仿佛在透过雾气看着里面的一草一木一样。

    夜灵一惊,慌忙转过脸望向浅陌然:“你,你说什么?玉壶消失了?被玉壶拒绝了?”

    重复了两句浅陌然说的话,夜灵只觉得浑身直冒冷汗,平白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是啊,被他拒绝了。”浅陌然低下头看着夜灵,夜灵惊讶的现此刻浅陌然的异色双眸生了改变,变得空灵透彻,那般的不落尘俗,不是人间俗物。

    凝视着那空灵的眼眸,夜灵顿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被这清澈的目光拢进了他的世界。

    慢慢的,夜灵的眼睛睁的越来越大,眼眸中只有浅陌然那双异样的眼眸。

    心头隐隐有什么流淌过,凉凉的、带着令人心酸的淡淡的哀伤,还有一丝的探究、触mo。

    不受控制的,夜灵缓缓的举起手,手掌温柔的贴在了浅陌然的脸上。

    “夜灵!”依墨纳闷的看着,忍不住出声,夜灵却没有反应。

    依墨盯着两人,他觉察出两人有些不对劲,不由伸出手一把抓住夜灵用力扯入自己的怀里,护住夜灵,不让她继续看着浅陌然的眼睛。

    他不善的瞪着浅陌然,怒声吼道:“浅陌然,你想干什么!”

    被依墨这么一扯,夜灵回过神来,不由扭头望向浅陌然。

    浅陌然没有说话,抬起手朝夜灵探去,还没有触碰到夜灵的头,依墨手一挥,把他的手打开了,搂着夜灵朝一边闪去。

    浅陌然的手停在半空中,突然皱起眉头来,脸上闪现痛苦的表情。

    他猛地抱住自己的身ti,垂下头,弓起身ti,好像身ti被撕扯着,快要裂成两半,疼痛让他站立不住,踉跄一步,跪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陌然!你没有事吧?”夜灵惊骇的叫出声来,冲向浅陌然,却被依墨给牢牢的抱住了。

    “你去干什么!他很危险!”依墨皱紧眉头,紧张的注视着浅陌然。

    浅陌然抬起头,xiong口剧烈的起伏着,他望着依墨,net息着说道:“你,快点带夜灵离开这里!快点!”

    夜灵一愣,她注意到浅陌然的眼眸已经恢复到原来的颜色。

    依墨怔怔的看了浅陌然一眼,没有半刻迟疑,拉着夜灵转身朝来时的路跑去。

    “等等,等等,依墨,我们不能把浅陌然一个人扔在这里!”夜灵踉踉跄跄的跑着,不时的回头望向浅陌然。

    “再不走,我们都走不了了!”依墨焦急的说道,他已经敏锐的现来时的路上弥漫了一层淡淡雾气,而且有加重的感觉。

    夜灵被依墨拉扯着离开浅陌然,她眼睁睁的看着浅陌然那跪坐在地上痛苦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渐渐的被浓浓的雾气吞噬。

    “可是,让我这样把浅陌然一个人丢在里面,自己逃出来,我办不到!”夜灵用力甩开依墨抓住自己手腕的手,停下脚步,怒视着依墨。

    依墨手中一空,转身看着夜灵,厉声的说道:“你傻了吗?如果我们去救他,三个人都有可能出不来!”

    “我宁愿死在里面,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同伴一个人丢下,自己逃命!”说着,夜灵扭头往回跑,她想用最快的度回到浅陌然的身边去。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占据了浅陌然意识的东西对自己并没有要伤害的打算。

    依墨一愣,恼怒的一拳砸在身边的树上:“可恶,我这么拼命的拉着你跑出来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我自己怕死吗?我还不是为了你!难道你就不能稍微体谅我一点吗?陌然陌然的,难道这个刚认识的家伙就比我重要?气死人了!”

    说归说,他还是朝夜灵追去。

    不一会儿,他就看见夜灵的背影,快的在树林中奔跑。

    “找到你了!这回一定要把你**去!捆也要吧你捆出去!我才不管那个什么浅陌然呢!”依墨眼中满是怒意,朝那个背影追去。

    那个背影很轻松的在树林中穿梭着,奔跑着。

    依墨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他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不对,这不是夜灵!”依墨猛然醒悟,夜灵并没有这么矫健的身手,他停下脚步,转头环顾四周,脸色顿时变的苍白,一丝恐慌在他的眼眸中闪过,“糟糕!”

    他再想回头去找寻夜灵的身影,却无法着手。举目是满眼白茫茫的雾气,连自己在哪里都无法辨认出来。

    他小心的迈开步子,把手拢在嘴边上,大声的喊道:“夜灵!你在哪里!回答我,夜灵!”

    同时,夜灵跑着跑着,步子渐渐的小了,最后停了下来,茫然的看着四周。

    “坏了,我不该一个人跑回来,早知道拉着依墨一起回来就好了……我,我太莽撞了!”夜灵懊恼的跺了跺脚,手足无措的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可能啊,我没有跑多长时间,怎么会闯进这么大的雾气中?……对了,雾气渗了出来,侵占了本来没有雾气的地方……一定是这样的!”夜灵脑海里一道灵光而过,那一瞬间,她好像了解了一些事情。

    雾气越来越浓,夜灵想了想,小心的向一边移去。

    一边走一边大声的呼唤着依墨和浅陌然。

    没有任何的回应,自己的声音在这片雾气中变得沙沙的,仿佛走音了一般,当这个声音回到夜灵的耳中,夜灵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哪里是她的声音,这么难听,这么让人烦躁。

    看着依墨拉着夜灵离开的背影,浅陌然在一番痛苦挣扎之后,如释重负的倒在地上。他松了口气,为及时让夜灵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感到庆幸,至于他自己会如何,浅陌然到没有考虑到。

    一阵裙摆出的悉索声响起,一双光洁的脚站在了浅陌然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

    浅陌然正想抬头,背上一阵剧烈的刺疼,顿时让他疼的失去了意志,昏厥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浅陌然觉得身ti一阵寒冷,不由的悠悠醒来。

    睁开眼,引入眼帘的是一个石椅,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坐在上面,翘起一条腿搁在另一条腿上,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托着下巴,幽蓝的眼眸正眯着,冷冷的盯着自己。

    她的肤色是苍白透明的,透过她的皮肤,浅陌然几乎能看到皮肤下面的血管。她的唇也是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苍白。

    看着浅陌然醒来,她笑了,冷冷的笑了,眼眸里的寒气更加的浓重了。

    浅陌然扫视了一眼四周,现自己竟然在一个挂满冰条的冰室里,冰制的锁链把自己牢牢的束缚住了手脚,冰链的另一头连在冰室顶上,和这个冰室完全融和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

    他的目光再度回到女人的身上,他现这么冷的地方,这女子竟然只穿了一条很单薄的裙子,光着脚,赤1uo着胳膊,还有半个肩膀落在外面。她的表情淡漠而阴冷,仿若这冰冻的房间。

    “你……不冷吗?”浅陌然动了动嘴唇,才现自己竟然说的是这个。他本来想问问她是谁的。

    “冷?冷是什么?”女人嘴唇轻轻的动了动,声音冷冽而沙哑,好像很久没有说话的感觉。

    在浅陌然诧异的目光中,女人自嘲的笑笑:“啊,冷啊,我已经好久不曾感觉到了。”

    说着,女人站起身来,光脚踩在冰上:“欢迎来到我冰羯的世界……好久都不曾有人闯进来了……”.

    “冰羯的世界?”浅陌然皱起眉头,他从没有听说过玉壶附近有这么一个地方,充满了积冰,现在也只不过秋末冬初而已,还不至于冷到这种结冰的状态。

    “好听吗?这是我自己取的。”女人咯咯咯的笑着,面容上却丝毫没有半点的笑意,而且她笑的全身都在抖,停不下来,就好像犯了癫痫一般。

    浅陌然一直看着她,听着她的笑声越来越大,渐渐变成控制不住的歇斯底里的大笑。

    她笑的全身都在chou动,再也站立不住,忍不住弯下腰来,慢慢的蹲在地上。

    就在浅陌然觉得她快要笑的昏过去的时候,笑声突兀的没了,像断了声息一般,冰室里又回归到死一般的寂静。

    在浅陌然略微诧异的目光中,女人站起身,从容的站在他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瞪着他,就好像刚才笑的快要断气的人不是她一样。

    “你叫我冰羯好了。”说着,女人将垂在脸前面的丝一缕一缕的捋顺,甩到脑后,再度露出她苍白的吓人的脸,“为什么一直看着我?你知道我把你带回来是为什么什么事情吗?”

    浅陌然摇摇头:“不知。”

    冰羯冷哼一声,瘦的仿若一阵风就能刮倒的身ti,摇晃着走到浅陌然的面前,伸出手捏住他的脸颊,那看似骨瘦如柴的手指的力道竟出奇的大,迫使浅陌然不得不抬起头来。

    “哼,真是稀有啊,居然被我捡了一只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的宠物回来。”冰羯扫过他jing致的娃娃脸庞,落在他的眼眸上,不由轻笑出声,言语里却很没有礼貌。

    浅陌然冷漠的看着她:“你搞错了,我不是宠物!”

    冰羯伸出两根手指,面无表情在浅陌然的眼前比划了一下,手指猛地向浅陌然的眼眸戳去,浅陌然不由提起心来,定定的看着手指离自己越来越近。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睛,等待着眼睛里传来剧烈的疼痛。

    冰羯嘴角一歪,冷哼一声,手指戳到离他的眼眸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又撤了回去。

    没有等到那可怕的痛楚,浅陌然睁开眼睛,看到冰羯的手指再度戳向自己。

    这一次,浅陌然没有闭上眼睛,他只是盯着冰羯的脸看。

    这样的动作,冰羯反反复复做了好几次,还顺带的调整了一下角度,一脸的严肃,还有些困惑,好像在研究怎么才能把浅陌然的双眼完美的戳瞎。

    注意到浅陌然不动声se的看着自己,冰羯的兴趣一下就没了,她放下手,又扭回先前坐的石椅上,也是这个冰室唯一的石椅上。

    手一招,凭空多了一杯酒杯,里面盛着有些可疑的红色液体。

    “你难道不怕我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啦?你的眼睛既独特又美丽,我还真想把你的异色双眸都挖下来放进我的杯中,一定特别的好看!”说着,冰羯举起杯子晃晃,红色液体在里面荡漾着。

    她出神的盯着里面的红色液体,就好像浅陌然的眼珠真的在里面一样。然后她把酒杯放到嘴唇边,抿了一小口,咂吧着嘴巴回味着其中的滋味,然后头一仰,将杯中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

    苍白的嘴唇因为沾染到了这液体,变成了艳红色,顿时给她苍白的脸增添了几分姿色,让她瞬间变的格外的妖冶。

    “你……喝的是人血?”浅陌然紧盯住冰羯的嘴唇,他隐约闻到空气里弥漫的淡淡的血腥味。他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怒意。

    冰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冰冰的打量着他,那锐利寒冷的目光让浅陌然下意识的感觉她看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死人!自己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一具会说话的死尸而已。

    这种感觉让浅陌然很不舒服。

    他想动动身ti,活动一下四肢,却现自己使不上力气,身tiruan绵无力。

    “你太过沉静了,我不喜欢……”冰羯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我已经是像冰一样的人了,不希望这个冰室里再增加一个和我有些类似的人。我想想,我要不然把那个小丫头抓来好了,她比起你来说,要活泼多了!应该能让我玩上好长一段时间。”

    “虽然我的活动范围只是玉壶的四周,可是要抓她应该很容易。”说着,冰羯翘起腿来,裙子卷了起来,露出干扁的大tui。

    浅陌然摇摇头,安静的看着她:“你抓不到她的,我已经让她身边的那个少年带她离开这里了,算算时间,他们已经离开玉壶,过你能活动的范围,你抓不到她的!”

    “哦?我抓不到她?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你自己啊!是不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以为能从我这里逃出去?”冰羯说着,随即了然的一挑眉梢,“啊,你还真是愚忠呢!以为自己拖住我,就能救那个丫头?自己的命不重要吗?”

    浅陌然淡漠的回答:“我没想过自己会怎么样,只要她没事就好。你现在抓不到她的!”

    冰羯转动着手中的空杯子,里面还残留了一点红色液体,淡淡的说道:“你说如果她不忍心吧你一个人留下,又跑回来救你,那我正好可以抓到她?”

    这话一出,浅陌然愣住了。他还真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他从没有想过会有人来救自己,而且那人还是自己要保护的人。

    有些讽刺,还有些感动。浅陌然不由笑了起来:“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冰羯盯着浅陌然,眼眸中没有他的倒影,幽暗一片,“你从未被人救过?”

    浅陌然摇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她不可能冒着危险再回头来救我。我们并不熟识,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她没有必要为了我冒此危险,而且还有可能把自己的命送掉。”

    浅陌然想着,虽然自己名义上是夜灵的守护者,但是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加起来也不过就是见过四次面而已,每一次见面的时间长。而找她的那次,只五分钟不到,她就趴在青鸟的背上睡着了……所以,他用“并不熟识”来说,并不为过。

    自然,不熟识的人就没有什么理由来救自己。

    而且自己也不需要她来救,如果连这个都搞不定,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当她的守护者!

    浅陌然是自负的。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