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568彩票网pk10计划-2019-11-16-丰亿彩票

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 神宫的少年(下)】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他真的是非常的漂亮,漂亮的足以摄人心魄、镇人心魂。

    “守护者?”楚颐喃喃自语,心底却生出一丝恐慌。好像即将要失去什么宝贵东西的恐慌。

    佟凌快的把眼前的浅陌然和那天晚上遭遇的浅陌然做了一个对比,然后心中暗暗感叹:白天的浅陌然就像是神,圣洁而不可触mo;深夜的浅陌然则像魔。只是那么站着就让人生出惊恐的感觉。

    依墨细细的打量着浅陌然,他心里不得不承认他的容貌确实比自己要更出色。依墨本来不是很讨厌帅男。而且浅陌然确实可称得上级帅男。但是此刻依墨看着他那平静的脸庞,就觉得很不舒服。

    无意识的,依墨的手臂再度紧了紧。箍紧了夜灵。

    “神宫浅陌然?”庞文轩含笑看着浅陌然,问道。

    “是。”浅陌然很简洁的回答,目光落在被依墨身ti重量压的快要喘不上气的夜灵身上。他眉头微微皱起。眼中流露出不悦之色。

    还没有等到大家反映过来。浅陌然的身影就消失了,瞬间出现在依墨的面前,举掌朝依墨拍去。

    依墨没有想到浅陌然还没有向大家打招呼就对自己动手。慌忙抬起手臂来挡。

    浅陌然的手掌穿过依墨的手臂缝隙印在他的xiong口。轻轻一推。竟是将依墨推了出去,蹬蹬蹬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勉强才站稳。

    与此同时,浅陌然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夜灵的手臂。一拉,把她护在了身后,自己则面对着依墨。表情冷峻。

    身手不错。佟凌、楚颐和庞文轩静静的看着,立时在心里给出了评价。

    “你干什么!”依墨皱起眉头,甚是不悦的看着浅陌然,他不明白自己什么地方冒犯了这位美少年,话都没说,就直接对自己出手了。

    浅陌然盯着依墨,轻声的说道:“你不该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在了依墨身上。

    “这是心中不满,所以对夜灵下手了。恶劣!”佟凌同情的看了依墨一眼,再度一句话挑出依墨的真实意图。

    庞文轩则意味深长的看着,并不出言。

    楚颐则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夜灵哑然的看着两人,觉得再进行这个话题貌似很不适应,浅陌然才和大家见面,居然就动手,唉。怎么都觉得浅陌然好像没有怎么和人打过交道一样。

    于是,她仰起脸来望向浅陌然:“浅陌然,你怎么来了?找我的吗?”

    废话,不找你找谁?除了浅陌然,在场的其他四人的大脑里全冒出这么一句来。

    浅陌然把落在依墨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移到夜灵的脸上,表情稍微柔和了一些:“恩,来接你的,不过好像来早了。”

    “来接我?”夜灵怔了怔,纳闷的说道,“为什么?不是说了有两个星期的假期的吗?现在只不过才过了一个星期而已,我还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呢!”

    浅陌然的脸上露出一丝茫然,眼睛冷冷的瞪着夜灵:“你是觉得我不应该来接你回神宫?”

    其实浅陌然只是很坦白的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而已,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让夜灵觉得有些可怕,不由向后倒退了一步。

    这一步看着浅陌然的眼里,他不由微微皱起眉头来,转回脸去冷冷的打量着依墨:“御长老让我来接你回去的。”

    “啊,原来是御长老啊!”庞文轩微笑,走到浅陌然面前,挡在了依墨的面前,“我叫庞文轩,初次见面!”

    浅陌然点了一下头,把注意力放在了庞文轩的身上,庞文轩的微笑让他很舒服,不由的也微微的笑了笑:“初次见面,我叫浅陌然,御长老的弟子。”

    “原来你就是御长老的那个弟子……”楚颐走到夜灵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端详着眼前这个出尘的美少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浅陌然转过身,注视着楚颐,随即他的目光捕捉到夜灵望着楚颐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还有他们两个握在一起的手。

    “他是我哥哥楚颐。”见浅陌然一直看着楚颐,夜灵笑着替楚颐做了个自我介绍。

    “哥哥……”浅陌然小声嘀咕道,还是朝楚颐点点头,以示打过招呼了。

    “御长老说,今天楚夜灵的哥哥楚颐要出征,所以让我早日把楚夜灵接回神宫中。”浅陌然轻舒一口气,把事情的来由说了一遍。看上去,这些人和楚夜灵的关系都是很不错的。

    “咦?为什么哥哥出征,我就得回神宫去?我的假期还没有过完呢!我还要和依墨一起出去玩呢!”夜灵不干了,凭什么自己就不能完整的把假期过完,凭什么她一人就得先回神宫?

    浅陌然闻言,望向皱起眉头一脸不甘的夜灵,没有半点犹豫的说道:“因为师父说你很容易惹麻烦,若是放任你在外面,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来。所以让我尽早来接你,不过,你可以等你哥哥走了之后再和我一道回神宫。”

    “呃?惹麻烦?”楚颐的脸沉了下来,低头盯着夜灵,盯的夜灵直冒冷汗,“夜灵,你在神宫中又惹事了?惹了多少事?”

    同时,庞文轩的目光也落在了夜灵的脸上:“只在神宫中呆了短短的一天多而已,你居然惹了麻烦?真是让人不放心。”

    佟凌则同情的看了夜灵一眼,嘴角竟出现一丝笑意。

    依墨瞥了浅陌然一眼,又飘到了夜灵的身后,只是这次很温柔的趴在她的肩膀上,伸出手指一戳她的脸蛋,幸灾乐祸的笑道:“哦呀,小夜夜,你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了,在神宫都能惹上麻烦,真是好佩服你哦!”

    夜灵的脸顿时红透了,用手指挠了挠头皮,尴尬的说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我,我哪里有惹麻烦!我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去惹麻烦?而且那是神宫,我再怎么不懂事,也知道神宫那地方不能胡闹的吧!你们也太看不起我了!”

    说着,夜灵忍不住拿眼去瞪浅陌然。

    浅陌然只是淡淡的看着,事不关己的态度,好像刚才说了那话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佟凌站在一旁,抱臂看热闹。光是想起那天夜里,她平白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害的自己还要抱着她逃命,然后浅陌然出现,把她带回去。佟凌就觉得夜灵这个祸闯的有些大,竟累及神宫御长老的大弟子前来寻她。

    想到这里,佟凌望向浅陌然,眼神中略微带上了一丝同情。他潜意识的觉得浅陌然这个不太懂世事的少年会被夜灵折磨的很够呛。不过也难说,说不定夜灵会被这个少年压制住。唉,反正这种制约是双方面的,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说我哪里闯祸了,浅陌然!说不出来,我和你没完!”一边,夜灵还在没完没了的瞪着浅陌然,拉着他非要他说个理由出来。

    浅陌然任由她拉着,却懒得理她,只是很随意的说道:“别总是和文长老对着干,别瞎跑。”

    只这两句,夜灵的脸色就变了。她嘴角抽搐了一下,很干脆的手一扬,扔开浅陌然的衣角,一回头,朝楚颐露出委屈的表情,扑到他的怀里。

    “哥哥,我没惹麻烦……其实都是小麻烦啦!唉,你还是放心我好了,安安心心的去吧,平安回来就好,千万别记挂我,我这不是还有人看着嘛!”说着,夜灵狠狠的瞪了浅陌然一眼。

    浅陌然看在眼里,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被讨厌了。倒是师傅,为什么这么早就让自己来接她?他应该知晓楚颐还没有走吧!

    想着,浅陌然觉得头有些疼痛了。

    而此时神宫中,御长老手捻着白棋子,笑容满面:陌然,既然你要背起守护她的责任,还是应该去和她的朋友、家人见见面,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啊,陌然现在应该和楚颐他们见面了吧,不知道那孩子会不会被接受……”御长老嘀咕道。

    “你个死老头,你以为陌然是去相亲的吗?有你这样的师傅,真是陌然的悲哀!居然把自己的徒弟骗出神宫!”对面,文长老白了他一眼,啪的一声大力的落了一黑子。

    “你敢说我的坏话!我这也是为陌然好!你一边去!”怒道,御长老啪的也落下一子,飞快的把围起来的黑子全提了起来。

    顿时,文长老的脸色全变了,怒目对着御长老,吼道:“臭老头,你有没有棋德啊!居然全吃了!你哪里是为了陌然好,你就是觉得好玩而已!”

    “就吃了你怎么样!”御长老也学着文长老的样子吼了起来:“我就是觉得好玩怎么样!有本事你让陌然心甘情愿的认你为师!”

    “臭老头!”

    “死老头!”

    看着两个孩童一般闹得不可开交的老头,洛云离叹了口气,一脸黑线的走了

    “唉……”楚颐叹了口气,光是看到夜灵对待浅陌然的那种表情,他就明白浅陌然说的惹麻烦是怎么回事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浅陌然口里说的乱跑,可不是指夜灵在神宫内乱窜,而是说她打破御长老的结界,跑到离京都很远的郊外去了的事情。

    也不等楚颐说什么,夜灵松开楚颐,走到了庞文轩的面前,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象征性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文轩哥哥,我会想你的,要照顾好自己!”

    庞文轩搂住夜灵,同样在她的额头上落了一吻:“放心,我也会想你的。”

    “还有啊,最重要的,你要照顾好我哥哥!”夜灵继续说道。

    庞文轩一愣,噗哧一声笑了,拍拍她的头:“知道了!原来你主要还是想要我帮你照顾哥哥啊,楚颐这么大的人还怕跑丢了不成?”

    可是当他看着夜灵很严肃的目光还带着些许的忧伤,庞文轩收了开玩笑的心,微笑着用力的在她的头上揉了揉,又曲起中指轻轻的弹在她的额头上。

    依墨看不见夜灵的表情,听着庞文轩的话,嘲笑般的看着楚颐。

    佟凌则若有所思的望着夜灵,半响,转身朝外走去:“你们两个我就不送了,我有事先行一步!”

    夜灵望向佟凌,把手拢在嘴边,大声道:“佟凌,再见!”

    “恩!”佟凌回头朝夜灵露出淡淡的笑容,很快就消失在门的另一边。

    “哼,没想到臭佟凌居然还会笑,我还以为他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呢!”依墨望着佟凌消失的方向,闷哼出声。

    “不是的啊!”夜灵抬起头扫了依墨一眼,很认真的说道“佟凌会微笑,他有微笑的表情,还有生气的表情,感兴趣的表情,冷漠的表情,蔑视的表情,厌恶的表情,当然他表现的不是太明显就是了,但是还是看得出来的!”

    说着,夜灵细细的回忆了一下和佟凌相处的时候,佟凌脸上的表情,确实比较丰富,并不像依墨说的那样,只有一个表情。

    她没有现庞文轩、楚颐和依墨望向她的目光都变得很奇怪。

    浅陌然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他和佟凌打交道的时间不长,几乎对他不了解,所以他们的话,他有些听不太懂。

    “……你观察的很仔细……”楚颐意味深长的说道。

    但是夜灵显然没有体会到楚颐的意味深长,她小嘴一撇,满不在乎的说道:“这还用观察吗?一看就看出来了。”

    说着,她的目光落在门口,很是郁闷的说道:“哥哥,你该走了。”

    门口,璃火走进来,朝楚颐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将军,还有一个小时,军队就要出了,请回营地!”

    楚颐收了笑容,脸色凛然,顿时流露出一股军人的冷厉气质:“知道了。”

    说着他看着夜灵,上前一步,伸手搂住夜灵,温柔的在她的脸颊上印上一吻,怔怔的凝视着她,然后一个转身,飞身上马:“走吧,文轩。”

    一边,下人把另一匹马的缰绳递给庞文轩,庞文轩很优雅的翻身上马,一扯缰绳跟在楚颐身后,出了府门。

    璃火朝夜灵笑笑,快步离开,上马追着庞文轩、楚颐去了。

    依墨、夜灵、浅陌然三人站在院中看着众人离去。

    依墨长叹了一声,伏在夜灵的背上:“啊呀,都走了,好寂mo的感觉。”

    “是啊,希望他们平安回来!”夜灵感叹道,第一次身边的人去参加战事。要知道在自己的世界,可是个和平的世界,虽然也有战事生,但是都是离自己很远的,身边的朋友有人参军,却也只是服兵役而已。

    所以战争,除了报纸、电视、网络上看到的图片之外,夜灵并没有很深刻的体会。她感觉自己不是送别楚颐去战场,而是送他去郊游一般的感觉。

    所以除了有些无聊、失落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那么,我们现在去哪里?”依墨无视一旁站着的浅陌然,问道,“要不然我们去玉壶玩好不好?”

    “不好!”浅陌然冷声道,抢在夜灵的前面说话了。

    “我没问你!”依墨脸色沉了下来,前面被浅陌然推了一掌,他的xiong口还有点疼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还没有找这家伙算账呢!

    “楚颐走了,所以夜灵必须和我马上回神宫。”浅陌然可不知道依墨想了那么多,他用平淡的语调说着。

    “我可没有答应让你马上就把夜灵带走!”依墨的眼神阴冷下来,盯着浅陌然,他不喜欢这家伙,一点都不喜欢!

    浅陌然皱起眉头来,看着依墨的脸,语气有些强硬:“这不是你说了就算的事情!”

    对于依墨,浅陌然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只要没有触及到自己的私人事情,他都不会对人有太大的喜好。

    “呃……呃……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好不好?”夜灵弱弱的出声道,擦擦头上的冷汗。没想到楚颐和庞文轩这才刚走,两人就吵起来了,唉。

    “我们没有吵。”浅陌然冷漠的说道,“我只是告诉他,你得和我回神宫!”

    “切!”依墨眯着狐狸眼睛,瞪了浅陌然一眼,把脸转到了一边。

    “不过,说起来,玉壶那边好像好久没有去过了哦!”夜灵避开浅陌然的目光,望天,手指点在自己的脸颊上,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啊是啊,上回去还是一个月之前,那时候的景色没有现在的好看,现在那溪水两边的树叶全红了!”依墨一听,顿时露出笑脸,急忙跟着夜灵的话说道。

    “说的也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夜灵叹了口气。

    浅陌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可是你得和我回神宫!”

    依墨嘴角一翘,白了他一眼:“小夜夜,现在去可是最佳的日子!要是错过了,可就得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才能看到独一无二的玉壶吐雾景观了!”

    语气里带着些惋惜,但是依墨的嘴角却带上了狡黠的笑意。

    听着依墨的话,夜灵还真有些心动了,她不由可怜巴巴的望向浅陌然:“浅陌然,你就让我去玩一天好了!晚上回神宫也是一样啊!”

    “不行!我和师傅说好了,马上就要把你带回去的!”浅陌然并没有半点松口。

    “切,既然你不放我去玩,那我就索性连你一起拉去好了!”想着,夜灵有了主意,望向浅陌然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阴险”。

    可怜浅陌然这么单纯的孩子硬是没有看出夜灵的不良居心。

    “浅陌然啊……”夜灵开口了,准备you惑这个异瞳的美少年.

    过了十分钟之后,浅陌然头脑昏的注视着眼前小嘴巴拉巴拉说个不停的可爱女孩,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又过了五分钟,浅陌然伸出食指揉压着疼的太阳**。

    再过了三分钟,浅陌然很爽快的投降了,瞥了一眼夜灵终于闭上的嘴角上翘的小嘴,他觉得整个世界清静了很多,全身心都放松下来。

    看着夜灵得逞的笑脸,他心中暗自感叹:原来女人这么会说,能滔滔不绝的说上这么长时间,还不累。能从去玉壶的事情绕到很多不相干的事情上去,然后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又绕回来,还能设一个个的小圈套让你一头撞进去还不知道!

    他决定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不管夜灵说什么,他都要尽量不开口。防止再上当!

    一旁的依墨早笑的东倒西歪,伏在院中的大树树干上,放声大笑,笑的浅陌然甚是郁闷。

    半个小时后,三人来到了玉山的脚下,朝玉壶走去。

    浅陌然很是无语的跟在夜灵和依墨两人的身后,看着两人说说笑笑的,仿佛把自己遗忘了一样。

    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答应了夜灵,同意让她去玉壶,而且还同意了自己跟着他们一起去玩。明明自己的想法是很明确的,那就是把她带回神宫,可是,为什么?怎么会?

    这样想着,想的浅陌然的头又开始有些疼。

    算了,既然出来了,那就这样吧!到时候再和师傅道歉去!叹息了一声,浅陌然心下轻松了一些,就连脚步都变得轻快许多。

    “喂,陌然!快点走啊,依墨说很快就能到玉壶了!”前面夜灵回头朝浅陌然招手,示意他走快点。而不知不觉中,夜灵对浅陌然的称呼已经从“浅陌然”三个字变成了“陌然”两个字,顿生几分亲切感,不过浅陌然却有些不习惯,他只是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

    依墨一拉夜灵:“别管他,我们走我们的,他自己会追上来的,毕竟他是你的守护者,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来的!”

    夜灵白了依墨一眼:“这怎么行,好歹是我把他拉来的,我就得顾着他!”说着,索性回头跑到浅陌然的身边,挽住他的手臂。

    依墨一见夜灵这样,嘴角一歪,也跑了回来,站到夜灵的身边,很不客气的一伸手就挽住了夜灵的胳膊。

    就这样,夜灵挽着浅陌然的胳膊,依墨挽着夜灵的胳膊,很别扭的,三人朝玉壶走去。

    “我,我没有关系,你们先去吧,我一会就能找到你们。”浅陌然扫了一眼正对他吹鼻子瞪眼的依墨,轻声的对夜灵说道。

    “不要,既然是三个人一起来了,那就三个人一起走!”夜灵很不客气的就拒绝了浅陌然的提议,抬头看了他一眼,很体贴的问道,“喂,陌然,你是不是怕被御长老责怪啊?没关系的啦,到时候我去和御长老说去,是我把你拉过来玩的。这样御长老就不会责怪你了!”

    “不是这样的,师傅不会责怪我的。”浅陌然急忙替御长老辩解道。

    “既然不会责怪你,那你干什么一脸的不高兴啊?”夜灵反问道。

    “都怪我,我没能完成师傅交代的事情……”浅陌然自责的说,脸上出现愧疚之色来。

    夜灵拍拍浅陌然的肩膀,学着哥们的豪气劝道:“别自责了,这不是陌然你的错!想开点!什么事情都是会有意外生的,不必太过计较!”

    说完,在浅陌然诧异的目光中,夜灵松开他的手臂,一指前方,转向依墨:“依墨,走,我们到前面探路去!”

    依墨嘻嘻一笑,高兴道:“好,我们走!”

    话音刚落,浅陌然淡淡的开口了:“我去探路吧!”

    说完,身形一动,人已经冲到了前面,转眼消失在拐角之处。

    夜灵哑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望向依墨。

    依墨也是一愣,随即笑起来:“真是的,也不知道他紧张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就跑了!傻子一个!”

    “呃……他只是没有理解我们说的探路是什么意思……”夜灵擦擦冷汗,心想,幸好自己没有说“探险”这个词,要不然浅陌然还不知道要紧张成什么样呢!

    “就是傻子一个!”依墨鄙夷的说道,“不知道我们说的探路是好玩才说的……对他简直无语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依墨!你好像特别不喜欢陌然啊!”夜灵摆摆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别陌然陌然的喊得那么亲热好不好!他一来就针对我,我能喜欢他才怪呢!”依墨的脸上露出不快,想起他推自己,他的心里就很不痛快,想火。

    夜灵两手一摊,笑道:“因为陌然喊起来比浅陌然顺口啊!好了,不生气了,我们是来游玩的不是?不能败了自己的游兴!”

    依墨丢了个媚眼过来,闷哼道:“小夜夜,你早这么说我就不生气了,偏要我等这么长时间!好啦,今天就不和他计较了,我们好好的玩一天!等到你回到神宫,可就没有这么方便找你玩了!”

    “就是!”夜灵灿烂的笑起来,然后看见浅陌然很平静的站在拐角处望着自己。

    “陌然,你探路回来啦?”开心的,夜灵笑道。

    浅陌然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前面的路没有危险,我们可以通过了!”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