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蛇女】 - 花香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小说在线阅读щww.Нuaxiangju.co

    陈癞子这个“祸害”离开村子的时候,大家谢天谢地、感恩涕零,就差点没放鞭炮来庆祝了。

    爷爷的病,时好时坏,奶奶每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照顾他,只说上辈子作孽,嫁错了人!虽是抱怨,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也只能这么下去了。

    爷爷那段时间,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清醒的时候少,疯癫的时候多……

    在清醒的时候,爷爷做的事情就是问家人要笔墨纸砚,将“擒仙人”这门手艺,断断续续的给写下来。他说传到自己这一门了,不能让老祖宗的手艺失传,希望后人能继承。

    只可惜,他痴痴傻傻,半醒半疯的。只是把“擒仙人”当中的“擒五仙”写出,剩下的来不及写,就彻底的疯癫了。

    爷爷傻之前,唯一做过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给我整了个“蛇女”媳妇!

    故事还得回到陈癞子的身上去。

    陈癞子在县城当了大官,有了小轿车。回村子里来了,也不张扬,竟然悄悄的将车开到了我家来,大包小包的东西不断提。说是要弥补当年亏欠的事儿,要请“陈老”原谅。

    我爹看到他就火大,直接让这人夹起滚,不要再进我家的家门。

    可陈癞子不走,还从车里面掏出了个公文包,里面厚厚的一叠钱,应该有一万多。

    那时期的一万块,值老钱了,我妈有点心动,可我爹不要,还是让他滚。

    两人争执间,居然就吵到了爷爷陈留。恰好他当时在清醒状态,开口就问陈癞子,是不是关于他媳妇大肚子的事情?

    陈癞子惊讶的瞪大了眼,点了点头,唉声叹气的。

    爷爷说了,那就走吧,天意如此。

    我爹拉着他,不让他去。

    爷爷执意要去,也不让我爹跟着。

    至于这一去,到底发生个啥事儿,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没有当事人的讲述。

    因为爷爷回来之后,就彻底的疯了!至于陈癞子和他媳妇,莫名其妙的死了。

    这事儿外面传得神乎其神,有人说他媳妇怀孕三年不生,陈先生去了一弄,她生了一窝小蛇。这蛇出来的时候,咬死了女人,吓死了陈癞子。

    还有的说巨蟒复仇,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巨蟒拦路出了车祸,陈癞子死了,他媳妇难产死了。

    谣言越传越甚,说啥的都有。

    这事儿直到疯疯癫癫的爷爷死了后,一个“招阴人”领着个八岁的小女孩儿来,才算有点头绪。来人叫“李善水”,职业东北招阴人,跟爷爷是中介加朋友的关系。

    东北招阴人,拆开来看就明白了,阴人说的就是干阴阳勾当的主儿,招阴人则是中介。他们走南闯北,谁家要遇到邪乎事儿,请了“招阴人”来看。如果是寻常鬼怪作祟,他们会帮你去请阴阳先生,如果是“野仙”作怪,就要找“擒仙人”了。

    李善水指着那小女孩儿就说了,这是陈癞子的女儿。她父母双亡后,姑娘就暂时住在他那儿,谨遵吩咐等到八岁的时候送过来。

    我爹恼羞成怒,看着那八岁的姑娘就骂,说她老子祸害了我陈家一辈子。咋的?现在生个姑娘来,还要接着祸祸不是?

    李善水也是个“管杀不管埋”的主儿。他说这事儿是“陈先生”的交代,他作为个朋友,养了八年,仁至义尽。现在送上门了,让我父母看着办!

    我妈看着那小女孩儿就怕,用她的话来说……如果仔细瞅,能看到这姑娘是双瞳孔。平时正常人,偶尔变成竖孔,跟蛇似的。

    李善水就笑了,说这有啥稀奇的,项羽还是双瞳孔呢。

    说完这些,他准备就走,我爹急了。拉着他,忌惮的看着小女孩儿,躲在一边就问李善水,说他送个“蛇女”过来,这可咋整?

    李善水让我爹看着办,是撵出去,还是养着当“童养媳”,那都随便。

    于是,从此我家里,多了一个成员……陈青青!

    陈青青跟常人女孩儿无异,一开始在家里面不爱说话,父母还咯应她。但后来村里有条狗得了狂犬病,我那时候才刚满月,俺娘放我在院子里面晒太阳,自己进屋去抬“腌菜缸”。

    狗冲着我来了,陈青青拼命保护我,给咬得血淋淋的,一瞪那疯狗,居然给它吓得跑了。

    就打这以后,我一家人再也没嫌弃过她,当她是自家人似的。

    后来我长大了,听村里人说过爷爷那点陈年老事,对“擒仙人”感兴趣想学。俺爹不让,还说我爷爷就搞这些封建迷信丢了命,将半卷“擒五仙”给藏了起来,不让我找着。

    还是陈青青,这丫头也不知道咋搞的,大半夜的偷摸进屋子去找。农村的屋子黑漆漆的,晚上根本看不清楚。但她居然能在房梁上看到“擒五仙”,还能给我偷出来。

    从小我就爱专研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半卷“擒五仙”背得滚瓜烂熟,却无用武之地。后来读书不中用,混了个高中文凭,就跑出去打工了。

    临走前,我爹摆了一桌席,整了两瓶烧刀子。豪言壮语的告诉我,好男儿志在四方,出去混了,要混不出个人样就甭回来。

    我娘翻白眼儿骂他不正经,那有这样说话的?她趁着陈青青去厨房端菜,偷摸的告诉我,赶紧出去苦钱,苦了钱,回来娶陈青青,让她好抱大孙子。

    我当时涨红了脸,说我娘这话才不正经,陈青青那是我姐,我是她弟,咋能干这牲口的事情。

    俺娘一个爆栗子敲我头上,说没有血缘关系的,本来就是童养媳!

    我刚想反驳她,陈青青出来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第二天也没给他们打招呼,生怕大家难过,就偷摸着出去了。

    我也没多大能力,走不出去多远,第一次出远门,加上没文凭、没嘴巴,只能在县城找了一份“挑砂浆”的活儿。

    当时建筑工地要建房,原地打地基。这挖掘机几下铲下去,师傅就停下了,脑袋支出窗口就冲着我们下苦力的喊,说是让我们去看看,到底挖出啥玩意儿了?

    大家朝着前面一围一瞅,竟然是口棺材!
花香居提供女生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言情小说免费阅读,言情小说TXT下载,言情小说阅读之家。https://www.huaxiangju.com/

丰亿彩票(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